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一項具規模的成長型思維干預,有效嗎?

擁有成長型思維的學生相信他們的能力能夠透過努力而改變,從而對他們在學校的表現帶來正面影響。一項最近由Ganimian進行的研究,透過於阿根廷薩爾塔來自202所公立中學的12年級學生,評估了一項具規模的成長型思維干預的影響。這項干預邀請參加者閱讀一份文章,展示人們的智能可透過練習具挑戰性的任務而發展,干預亦於隨後提供簡單的練習讓參加者內化這理念。

在這項研究中,參與的學校被隨機分配為干預組以及對照組。干預組在非學術時間中接受了一節的成長思維干預。隨後,研究分別以在干預進行的兩個月後的全國評估及問卷,量度這些12年級學生的信念以及學校成績。研究發現:

  • 並沒有顯著的證據顯示這項成長型思維干預可以影響學生對具挑戰性任務難度的看法、自我效能感、學生的努力、學校氛圍、學校表現、成績、或中學教育後的計劃。
  • 而且,研究展示這項干預可能對某些學生的信念有負面影響,包括女學生、來自低社經地位家庭的學生、以及留級的學生。

這項研究也指出了一些未來研究的方向。首先,他們指出只有當學生接受干預後改變他們對智能的看法,才有可能獲得進步。第二,這項研究結果與之前試驗研究的結果相違,顯示在理解教育干預的效能時進行大規模評估的重要性。第三,研究的情景可能調節了干預的影響,可能的因素包括落實干預時不同的能力、進步的潛力、學生在開始時對於智能的信念、以及來自學校和老師的支持。

 

文獻來源:Ganimian, A. J. (2020). Growth-mindset interventions at scale: 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Argentina. 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42(3), 417-438.Read the rest

現在是於數學教育加入科技的時機嗎?

一項近期在《Educational Research Review 發表的研究系統地檢視了教育科技對數學成績及取向的影響。來自六所大學的作者指出,現時的證據仍未足以證明教育科技對發展學生的數學成績以及取向有普遍的效果。

與其他大部份研究不同,作者不只檢視了學業上的成果,同時亦包含了對數學和教育科技的取向作為另一項重要的評量。學生的取向由Schoenfeld 在2011年所提出,是指學生的信念、態度及偏好。透過投入、動機以及自信,這些取向對學生的學習造成影響。

研究一共綜合了123項此前研究的效應值。統合分析的結果顯示:

  • 於數學課堂中的教育科技對成績(效應值 = +0.11)以及取向(效應值 = +0.13)有統計學上顯著的影響,但效果很少。
  • 然而對發表偏誤作出進一步的調整後,這些效果便消失了。因此,研究團隊對教育科技的效果未能作出結論。

研究團隊鼓勵將來學界能就教學和科技的融合提出更科學的報告,這對教育科技在課室成功應用可能至關重要。作者重申,對各種學習成果作出更廣泛研究,將有助展示教育科技對學生的整體影響。

文獻來源Rakes, C. R., Ronau, R. N., Bush, S. B., Driskell, S. O., Niess, M. L., & Pugalee, D. K. (2020). Mathematics achievement and orient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education technology. Educational Research Review.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Doi: 10.1016/j.edurev.2020.100337Read the rest

中國幼稚園學童的學習方式影響師幼關係

師幼關係對幼兒發展至關重要。但究竟是正面關係能促進幼兒學習,抑或正面關係是幼兒良好表現導致的結果?一項最近發表的追蹤研究,檢視了師幼關係與幼兒學習方式,即幼兒如何開始、投入、以及完成學習任務的方式之間的關連性。

來自中國廣東省59所幼稚園三至四歲的幼兒參與了這項研究。研究者通過分層隨機取樣在不同經濟發展水平的城市選擇了這些幼稚園。透過教師的評估,研究得以評鑑幼兒的學習方式,包括他們的能力動機、學習策略以及專注/堅持。共有595位學生在他們就讀幼稚園的第二年期末時被研究首次評估,其中439位學生在幼稚園的第三年期末時再次被評估。

結果顯示,師幼關係乃是受學生的學習方式所影響的。詳細的研究結果如下:

  • 幼兒的專注/堅持能正面預測師幼密切程度,並在研究進行期間,負面地預測由教師匯報的與幼兒的衝突。
  • 幼兒的學習策略亦負面地預測隨時間發展的師幼衝突。
  • 然而,幼兒的能力動機與師幼密切程度或師幼衝突之間均沒有顯著關係。

就以上結果,作者於總結表示政策制定者及幼稚園應更關注提升幼兒的學習方法。另一方面,他們建議教師亦應意識到他們積極與幼兒建立關係的能力和責任,而非對欠缺足夠技能的幼兒作出被動的回應。

 

文獻來源: Guan, L., Hu, B. Y., & Winsler, A. (2020). Longitudinal associations between Chinese preschool children's approaches to learning and teacher-child relationship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116, 105240. DOI: 10.1016/j.childyouth.2020.105240.… Read the rest

教師領導與學生成果相關嗎?

教師領導是指能影響同儕、校長、以及其他學校成員的教師,藉此提升學與教實踐、學生成果和教育經驗。此外,教師領導亦是促進學校轉變、提升專業學習和共同決策的過程。

一項統合分析(Shen et al., 2020)綜合了教師領導和學生學業成果的關係。這項回顧包括了21項在美國進行的研究,發現教師領導與學生學業成果之間存在少而正面的關係(r= .21),詳細發現如下:

  • 作者根據文獻分類建立出七個教師領導層面。在這些層面中,「促進課程、教學、和評估改進」(r = .21),以及「促進教師專業發展」(r = .19)與學生的學業成績關係最強。
  • 作者同時發現與數學成績(r = .24)的關係比閱讀(r = .18)更強。
  • 在調節變項的分析中,研究發現中學或小學對關係的強度沒有影響,研究所應用的三類教師領導(包括教師領導、教師賦權、以及分佈式領導)對關係的強度也沒有影響。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Shen, J., Wu, H., Reeves, P., Zheng, Y., Ryan, L., & Anderson, D. (2020).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eacher leadership and student achievement: A meta-analysis. Educational Research Review,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Doi: 10.1016/j.edurev.2020.100357.

 

 … Read the rest

表現差的學校是否能改善?

針對表現較差的美國學校,有四項常見的聯邦教育政策回應, 包括學校改造 (大幅度地改善這些學校)、標籤 (透過公開與表現相關的標籤鼓動學校)、 關閉(結束學校),以及特許轉換 (把學校轉型為特許學校)。但是,這些學校改善計劃的反對者不時指出上述措施並非十分有效。一篇最近發表的論文透過統合分析檢視這些改善方法在美國學校的效果。

來自維珍尼亞大學、哈佛大學和Education Trust的研究團隊進行了全面的文獻檢索,整合了67項符合標準的、有關一系列學校改善政策的研究。他們的研究結果指出 :

  • 平均而言,投資改善表現差的學校,對以標準測試量度的數學成績有顯著的中等程度影響(效應值 = +0.06),而對以標準測試量度的英語語言成績有較小的不顯著的影響(效應值 =+0.02)。
  • 在低風險測試中,則發現對STEM科目 (效應值= +0.07) 及人文學科 (效應值 = +0.08)有中等程度影響。
  • 除了上述的學習成果,研究人員亦檢視了三種考試以外的成果,發現政策改變沒有對出席率 (效應值= +0.11)、違規行為 (效應值= -0.01)、以及畢業 (效應值= +0.04) 帶來顯著影響。

研究人員也發現,不論學科,學校改造對以拉丁裔學生為主的學校帶來最大的益處。另一個直觀的結論是,干預時間越長、干預類型越多則會產生更大的效果。具體而言,兩種最為推薦的干預特徵是增加學習時間和更換教師。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 Schueler, B. E., Asher, C. A., Larned, K. E., Mehrotra, S., Pollard, C. (2020). Improving low-performing schools: A meta-analysis of impact evaluation studies (EdWorkingPaper: 20-274). Annenberg Institute: Brown University.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