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讓孩子跟「語音助理」對話吧!

許多研究發現,兒童與人工智能(例如機器人,語音助理)能自然對話,這表明語音代理作為兒童社交夥伴的可行性。此外,「對話式閱讀」(dialogic reading, DR),包括提出開放式問題以激發兒童的思維和提供回饋,已被確定能提升兒童閱讀故事書的益處。Xu及其同事比較了與真人進行對話式閱讀和與非人類代理對話式閱讀對促進兒童語言技能的影響。

研究人員從美國五個服務中產階級社區的兒童照顧中心招募了117名兒童(平均年齡= 58.1個月; 31%亞洲人),於2019年2月至8月收集了數據。研究者採用2乘2因子設計(factorial design),分別為「真人」對比「代理」(僅語音介面,Google Home Mini),並以「對話式閱讀」(即敘述故事,並通過提問和回饋吸引兒童進行對話)對比「非對話式閱讀」(僅敘述同一個故事)。兒童被隨機分配到四個情境:

  • 與代理進行對話式閱讀(代理DR)
  • 代理非對話式閱讀(代理非DR)
  • 與真人進行對話式閱讀(人類DR)
  • 真人非對話式閱讀(人類非DR)

真人和代理兩個對話式閱讀組都跟從相同對話腳本。兒童的基線詞彙技能是通過標準測試量度。研究團隊開發的測試用於測量兒童的故事理解能力。兒童聽故事時的參與度則從視頻錄製閱讀過程中獲得。在控制了前測的詞彙技能後,分析結果表明:

  • 對於整體故事理解,比較非對話式閱讀,對話式閱讀有顯著正面效果(效應值 = +0.51),而代理與真人沒有顯著分別(效應值 = -0.14)。
  • 作為對話式閱讀閱讀夥伴,真人或人工智能代理對故事理解沒有顯著的調節作用。
  • 在整體閱讀參與度方面,對話式閱讀顯著較佳(效應值 = +0.41),而閱讀夥伴之間沒有發現顯著分別(效應值 = 0.00)。
  • 就兒童在閱讀過程中說話而言,與非對話式閱讀相比,對話式閱讀增加了與敘事相關的發聲(效應值=+1.11);而與真人閱讀夥伴相比,代理減少了與故事內容無關的發聲(效應值=-0.63)。
  • 研究檢示了一種可能的機制:與代理進行對話式閱讀促進了與敘事相關的發聲(與非對話式閱讀組相比),並減少了不相關的發聲(與真人為夥伴相比),繼而提高了兒童的理解分數。

實驗結果顯示,一部語音助理,即使只是語音(而無人形),能夠複製與成年人作為閱讀夥伴進行對話的好處。雖然研究人員沒有建議機器人取代父母跟孩子講故事,但語音助理是一種具有成本效益的工具,可以推動學前兒童讀寫能力的發展。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Xu, Y., Aubele, J., Vigil, V., Bustamante, A. S., Kim, Y., & Warschauer, M. (2021). Dialogue with a conversational agent promotes children’s story comprehension via enhancing engagement. Child Development, cdev.13708. https://doi.org/10.1111/cdev.13708Read the rest

私人補習在中國呈「馬太效應」?

在中國,基於「羊群效應」而參加私人補習真的對學生有益嗎? 最近的一篇論文檢示了私人補習對中國初中生的學業和心理益處。

根據2013-2015年「中國教育追踪調查」(CEPS),研究聲稱這是首次使用中國全國性追蹤踪數據的私人補習研究。研究人員採用準實驗設計來研究私人補習與初中學生的學業和心理成果之間的關係,其中學業成績包括中文、英文、和數學三個科目。

  • 總體而言,私人補習與學業成績(效應值 = -0.01)呈微小或負關聯,但與心理成果呈正關聯。
  • 私人補習不成比例地損害男生及來自低社經家庭(農村戶及父母工作為非精英職業)學生的總分成績。
  • 然而,私人補習使優越社經背景和城市的學生在數學成績上受益匪淺。

這種得益的差異意味著私人補習可能會擴大不同社會經濟群組學業成績的差距。得出這結果其中一個可能因素是城市和農村地區的補習素質不同。然而,研究人員承認本研究缺乏私人補習的質量和數量方面的數據,進而限制了更深入的分析。

在心理影響方面,私人補習被發現與負面情緒(例如感到不快樂和不享受生活)有負聯繫。這結果表明,正面情緒的收益可能是推動中國學生參加私人補習的一個關鍵因素。

 

文獻來源:Sun, L., Shafiq, M. N., McClure, M., & Guo, S. (2020). Are there 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benefits from private supplementary tutoring in Mainland China? Evidence from the China Education Panel Survey, 2013–15.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72, 102144. https://doi.org/10.1016/j.ijedudev.2019.102144Read the rest

科技是否能改善英語學習者的成績?

中學教育,計劃評鑑, 語言發展

Rosetta Stone Foundations 設計了一款軟件,藉著個人化支援和實踐來改善英語學習者的成果。該軟件Rosetta Stone Foundations English(RS)是可自定進度用於課堂常規教學外的補充材料。該軟件的主要目標是通過口語和聽力練習來提高會話技能。學生會收到有關寫作、閱讀、聽力以及口語準確性的回饋。

一項隨機研究評估了該計劃對6-8年級學生英語成績的影響。八所學校有152名學生被隨機分配到干預和對照組。學生們參與該計劃32週,平均每週90分鐘。研究者使用TELL(英語語言學習測試)判斷測試評估學生的語言能力,其中包括幾個測量:聽說TELL綜合得分,讀寫TELL綜合得分,朗讀TELL綜合得分。

  • 有關聽說TELL綜合得分,對RS用者有較佳作用:使用率越高,效果越好。
  • 對於讀寫TELL綜合得分,干預組和對照組之間沒有顯著差異。
  • 對於朗讀TELL綜合得分,RS 用者顯示正面效果。此外,與對照組學生相比,使用該軟件最多的學生取得了顯著改善(效應值 = +0.44)。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Harper, D., Bowles, A. R., Amer, L., Pandža, N. B., & Linck, J. A. (2021). Improving outcomes for English learners through technology: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ERA Open, 7. https://doi.org/10.1177/23328584211025528Read the rest

補習的中期影響

Cabezas及其同事最近從一項隨機對照試驗中收集了八年的數據,該試驗旨在探索智利輔導干預的短期和中期影響。 該計劃由教育部管理,對象為來自低社會經濟背景、就讀於表現不佳學校的四年級學生。干預組的學生接受15次每周90分鐘的輔導課程,其重點是共享閱讀。

該計劃表現出微弱至中度的短期效應,比其他輔導計劃得出相似或略小效應值。

  • 整體閱讀和語文測試分數顯示出很小的影響(效應值 = + 0.06)。
  • 閱讀理解分數呈正面的效果(效應值 = + 0.11)。
  • 但語言應用、產生文本和對閱讀的態度並沒有顯示出顯著的影響。

中期影響,即該計劃直至中學結束時的影響,乃本研究的重點。

  • 該干預可減低高中畢業前輟學的可能性(效應值 = – 0.02),並對按時完成高中有正面影響(效應值 = + 0.03)。
  • 對小學(效應值 = + 0.81)和中學(效應值 = + 1.14)的出勤率都有正面影響,對小學成績(效應值 = + 0.09)的同樣有正面影響。
  • 雖然完整樣本沒有顯示對8年級學生有顯著效果,但對於輟學風險高的學生來說,本研究觀察到顯著的正面影響(語言效應值 = + 0.08;數學效應值 = + 0.17)。
  • 對於整個樣本(效應值 = + 0.09),該計劃對10年級的數學成績也產生了顯著的正影響。

作者最後試圖理解觀察到改進的機制。 他們認為,短期影響來自輔導的學術內容和輔導課程中建立的人際關係,但中期影響主要是由人際關係而不是學術內容驅動的。本研究中觀察到的效果提供了證據,證明輔導不僅有助於短期改善學生理解力,還有助於改善弱勢背景學生的一系列長期成果。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Cabezas, V., Cuesta, J. I., & Gallego, F. (2021). Does short-term school tutoring have medium-term effects? 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Chile. Retrieved from https://economia.uc.cl/wp-content/uploads/2021/09/dt-565.pdf.… Read the rest

預測學生的自我決定動機

01

最近 Bureau及其同事進行的統合分析試圖通過分析144項研究來確定學生自我決定動機的最強預測因素,這些研究共包含79,079名參與者(從小學到大學)。該研究基於自我決定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SDT),在自我決定設置的連續體上來理解動機,最高水平是「內在動機」,其次是「外在動機」。第三種形式為「缺乏動機」,被視為非自我決定的動機。外在動機分為三種類型:(a)認同調節,從事對個人有意義的活動的動機,(b)內省調節,從事活動以維護驕傲或避免羞恥的動機,以及(c)外部調節,從事活動以獲得獎勵或避免懲罰的動機。

除了五種類型的動機外,SDT還提出了三種「心理需求的滿足」可以促進自我動機:

  • 自主性(學生對自由和自願學習的看法)
  • 勝任感(學生相信他們的行為對學習體驗的影響)
  • 關連感(學生與學校和他人的聯繫感)

所有三種心理需求與動機的相關性都表現出相同模式:

  • 與「缺乏動機」呈負相關(ρ = -0.38至-0.30)  
  • 與「外部調節」的相關性很小或沒有相關(ρ = -0.04 至 +0.01)
  • 與「內省調節」呈正相關(ρ = +0.21至+0.23),「認同調節」(ρ = +0.44 至 +0.48)和「內在動機」(ρ = +0.44 至 +0.58)

作者還檢示了自主性、勝任感和關連感對每種類型學生動機所佔的相對權重。

  • 勝任感對確定的調節,內在動機和缺乏動機的貢獻最大(分別為44%,42%和47%),其次是自主性(分別為30%,39%,30%),最小是關連感(分別為26%,18%,23%)。

作者將這些結果解釋為,勝任感是學生動機的主要驅動因素,其次是自主性,而關連感僅顯示最小的作用。

本研究的另一個目標是確定教師和家長在促進學生自我決定動機方面的重要性。應用統合分析結構方程模型來測試教師和家長的支援是否促進了三種學生心理需求的滿足,繼而需求的滿足分別如何推動每一種動機。數據表明,教師在培養學生動機方面比家長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雖然這項基於「相關」的研究限制確定因果關係的能力,但仍有效地為未來的研究奠定了基礎,以建立因果關聯。

 

文獻來源:Bureau, J. S., Howard, J. L., Chong, J. X. Y., & Guay, F. (2021). Pathways to student motivation: A meta-analysis of antecedents of autonomous and controlled motivations.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00346543211042426. https://doi.org/10.3102/00346543211042426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