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哪些因素能提升中國學生進行數學家課的目的?

一項最近的研究探討了中國學生進行數學家課的目的是否受到與家課、教師、及家長相關因素的影響。這項研究從中國三個地區的96個班級招募了3,018位就讀八年級的學生參與研究。這些學生每天平均花34.1分鐘進行數學家課,其中76.9% 的學生每星期有四天或以上皆需進行數學家課。

研究團隊以問卷檢視學生進行數學家課的目的(包括學術目的、自我管理目的、以及尋求認同目的),他們亦檢視了與家課相關的因素(包括家課的質素、進行家課的興趣、家課的吸引程度、家課的頻率、以及進行家課的時間)、與教師相關的因素(包括教師的回饋質素、教師回饋的數量、以及教師的自主支援)、以及與家長相關的因素(即家長在內容上的支援、以及家長的自主支援)。對這些關係進行多層次分析的結果顯示:

  • 學生層面的分析顯示,家庭作業的特徵、教師支持和家長支持中至少有一個變量顯著地與學生的三類進行數學家課的目的相關。
  • 於班級的層面,學生對家課質素以及吸引程度的評估對他們的學術目的有正面影響。
  • 此外,家課的質素、教師的回饋量以及教師的自主支援對學生的自我管理目的有正面的影響。
  • 同時,教師對班級的自主性支援亦對學生尋求認同的目的有正面影響。

作者於總結表示提升家課的質素、興趣、以及吸引力是更有效的提升學生進行數學家課之目的的方法,而不是增加家課的時間以及頻率。

 

文獻來源 Xu, J. (2020). Investigating factors that influence math homework purposes: A multilevel analysis. 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Education.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doi: 10.1080/00220973.2020.1810604Read the rest

教育科技如何改善學習成果?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令學校轉用遙距模式教學,教育科技正被視為能在停課期間保持教育質素的工具,這亦提升了公眾對教育科技的興趣。然而,亦有教育學者質疑電腦對學生學習的益處,指出電腦是「超賣」但「未被充分運用」。美國的貧窮行動實驗室之研究團隊最近就製作了一份聚焦發展中國家的系統性回顧,評估教育科技及其潛力。

為確保回顧的質素,貧窮行動實驗室的回顧所納入的研究皆包括了大量的樣本數及嚴謹的因果性研究設計。總共有126項隨機控制試驗及採用斷點迴歸性設計的研究被納入分析。主要發現為:

  • 為學生添置電腦和連接互聯網產生了混合的結果,一般而言,提供電腦對幼稚園至高中學生的學習成果皆沒有影響。
  • 電腦輔助學習對數學學習有效,但對閱讀則成效不彰。
  • 個人化學習經驗是令教育軟件有效的其中一個原因。
  • 由科技推動的連繫方式(例如短信提示、學校與家長的溝通、社會心理學干預) 對教育相關的成果有正面但小的影響。因這些干預的成本很低,如果設計得宜,這些干預能帶來可觀的成本效益。
  • 相比面授課堂和混合教學,純粹網上課堂對學生帶來負面影響。

文獻來源(開放用)Shank, S. (2019). Evidence review: Will technology transform education for the better? Cambridge, MA: Abdul Latif Jameel Poverty Action Lab.  Read the rest

一項具規模的成長型思維干預,有效嗎?

擁有成長型思維的學生相信他們的能力能夠透過努力而改變,從而對他們在學校的表現帶來正面影響。一項最近由Ganimian進行的研究,透過於阿根廷薩爾塔來自202所公立中學的12年級學生,評估了一項具規模的成長型思維干預的影響。這項干預邀請參加者閱讀一份文章,展示人們的智能可透過練習具挑戰性的任務而發展,干預亦於隨後提供簡單的練習讓參加者內化這理念。

在這項研究中,參與的學校被隨機分配為干預組以及對照組。干預組在非學術時間中接受了一節的成長思維干預。隨後,研究分別以在干預進行的兩個月後的全國評估及問卷,量度這些12年級學生的信念以及學校成績。研究發現:

  • 並沒有顯著的證據顯示這項成長型思維干預可以影響學生對具挑戰性任務難度的看法、自我效能感、學生的努力、學校氛圍、學校表現、成績、或中學教育後的計劃。
  • 而且,研究展示這項干預可能對某些學生的信念有負面影響,包括女學生、來自低社經地位家庭的學生、以及留級的學生。

這項研究也指出了一些未來研究的方向。首先,他們指出只有當學生接受干預後改變他們對智能的看法,才有可能獲得進步。第二,這項研究結果與之前試驗研究的結果相違,顯示在理解教育干預的效能時進行大規模評估的重要性。第三,研究的情景可能調節了干預的影響,可能的因素包括落實干預時不同的能力、進步的潛力、學生在開始時對於智能的信念、以及來自學校和老師的支持。

 

文獻來源:Ganimian, A. J. (2020). Growth-mindset interventions at scale: 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Argentina. 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42(3), 417-438.Read the rest

現在是於數學教育加入科技的時機嗎?

一項近期在《Educational Research Review 發表的研究系統地檢視了教育科技對數學成績及取向的影響。來自六所大學的作者指出,現時的證據仍未足以證明教育科技對發展學生的數學成績以及取向有普遍的效果。

與其他大部份研究不同,作者不只檢視了學業上的成果,同時亦包含了對數學和教育科技的取向作為另一項重要的評量。學生的取向由Schoenfeld 在2011年所提出,是指學生的信念、態度及偏好。透過投入、動機以及自信,這些取向對學生的學習造成影響。

研究一共綜合了123項此前研究的效應值。統合分析的結果顯示:

  • 於數學課堂中的教育科技對成績(效應值 = +0.11)以及取向(效應值 = +0.13)有統計學上顯著的影響,但效果很少。
  • 然而對發表偏誤作出進一步的調整後,這些效果便消失了。因此,研究團隊對教育科技的效果未能作出結論。

研究團隊鼓勵將來學界能就教學和科技的融合提出更科學的報告,這對教育科技在課室成功應用可能至關重要。作者重申,對各種學習成果作出更廣泛研究,將有助展示教育科技對學生的整體影響。

文獻來源Rakes, C. R., Ronau, R. N., Bush, S. B., Driskell, S. O., Niess, M. L., & Pugalee, D. K. (2020). Mathematics achievement and orient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education technology. Educational Research Review.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Doi: 10.1016/j.edurev.2020.100337Read the rest

中國幼稚園學童的學習方式影響師幼關係

師幼關係對幼兒發展至關重要。但究竟是正面關係能促進幼兒學習,抑或正面關係是幼兒良好表現導致的結果?一項最近發表的追蹤研究,檢視了師幼關係與幼兒學習方式,即幼兒如何開始、投入、以及完成學習任務的方式之間的關連性。

來自中國廣東省59所幼稚園三至四歲的幼兒參與了這項研究。研究者通過分層隨機取樣在不同經濟發展水平的城市選擇了這些幼稚園。透過教師的評估,研究得以評鑑幼兒的學習方式,包括他們的能力動機、學習策略以及專注/堅持。共有595位學生在他們就讀幼稚園的第二年期末時被研究首次評估,其中439位學生在幼稚園的第三年期末時再次被評估。

結果顯示,師幼關係乃是受學生的學習方式所影響的。詳細的研究結果如下:

  • 幼兒的專注/堅持能正面預測師幼密切程度,並在研究進行期間,負面地預測由教師匯報的與幼兒的衝突。
  • 幼兒的學習策略亦負面地預測隨時間發展的師幼衝突。
  • 然而,幼兒的能力動機與師幼密切程度或師幼衝突之間均沒有顯著關係。

就以上結果,作者於總結表示政策制定者及幼稚園應更關注提升幼兒的學習方法。另一方面,他們建議教師亦應意識到他們積極與幼兒建立關係的能力和責任,而非對欠缺足夠技能的幼兒作出被動的回應。

 

文獻來源: Guan, L., Hu, B. Y., & Winsler, A. (2020). Longitudinal associations between Chinese preschool children's approaches to learning and teacher-child relationship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116, 105240. DOI: 10.1016/j.childyouth.2020.105240.… 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