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組織圖有助生成性認知處理

最近發表在《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上的一項研究檢視了組織圖(Graphic Organizer) 在促進生成性處理 (generative processing)對學習者的幫助。組織圖是構建文本的常用方法,包括比較和對比(例如,矩陣),序列(例如,流程圖)和層次結構(例如,樹形圖)。在這項研究中,「矩陣」作為組織圖被用來比較中國南方及北方的氣候。

研究員把純文字訊息(no graphic organizer, NGO)與兩種組織圖方法進行了比較。第一種方法使用已填寫組織圖(Filled in FGO),比較兩種氣候的內容已經填於矩陣中。學生可以通過文字的空間排序來學習,然而未達更深層次的處理。第二種方法使用互動式組織圖(IGO)。學生通過使用應用程式建立自己的矩陣進行比較。構建矩陣組織圖需要更多的生成性認知過程。生成性學習過程指學習者選擇重要的材料,將其組織成一個連貫的結構,並將其與相關的先驗知識聯繫起來。

研究員進行了兩項實驗。第一個實驗檢視採用組織圖是否有助生成性學習,第二個實驗調查學生是否更喜歡使用組織圖學習。

在實驗1中,從中國天津北部一所中學的三個8年級班級(每班20名學生)招募了60名參與者(34名男生;年齡:12-14歲)。班級1過閱讀一篇純文字文章,即沒有組織圖(NGO)進行在線課程,班級2附有文字和FGO,班級3文字及使用IGO。課程結束後,要求學生參加保留測試,該測試量度學習者記憶資訊的能力,以及理解測試,要求學生將從文章中學到的知識應用於自己的生活範疇。分析結果表明:

  • IGO(效應值 = .65)和FGO(效應值 = .72)在保留測試分數方面都優於純字組(NGO)。IGO組和 FGO組之間沒有差異(效應值 = .09)。這表明組織圖(IGO或FGO)有助記憶關鍵資料。
  • IGO組在理解測試分數方面優於FGO組(效應值 = 1.45)及NGO組(效應值 = 2.59),FGO組得分優於NGO組(效應值 = .93)。這種模式表明,使用互動式組織圖有助生成式學習過程。
  • 實驗2的結果表明,選擇最多為IGO(9%),其次是FGO(39.0%),最少是NGO(18.1%)。

研究人員還應用眼球追蹤技術來研究參加者在學習過程中的眼球活動。根據結果,他們認為與使用FGO相比,IGO更有助於增加學生的生成認知過程。因此,使用IGO的學生在理解測試中得分更高。

 

文獻來源:Wang, X., Mayer, R. E., Zhou, P., & Lin, L. (2021). Benefits of interactive graphic organizers in online learning: Evidence for generative learning theory.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113(5), 1024–1037. https://doi.org/10.1037/edu0000606Read the rest

小學教師專科化的效果

Hwang 和 Kisida 使用準實驗建立一個因果模型以評估小學教師教「專科化」的效果。作者比較了同一位教師作為「專科」老師一年及「非專科」老師一年的成效。這限制了納入研究的對象需於指定時間內既是專科教師(教授4個主要科目中的1或2個科目)又是通才教師(教授3或4個科目)(12%的數學教師和36.7%的語文教師符合此描述)。然而,鑒於印第安那州教育部的樣本相對較大,包含15,895名數學教師和17,102名語文教師,作者能夠使用該模型來估計與教師「專科化」相關的影響。結果如下:

  • 與作為通才教師比較,數學專科老師教學時效果較低(效應值 = -0.04)。在專科教學第一年時效果更低(效應值 = -0.05)。
  • 對過往未得到充分支援之學生,效果明顯下降。在數學方面,與白人學生相比,黑人學生和西班牙裔學生呈更大負面效果。
  • 成績最低的25%學生也比成績最高25%學生同樣顯示更大的負面效果。

作者認為,「專科」形式更難維繫師生關難,這可能有助於解釋學生成績的差異。作者隨後得出結論,與通才化相比,教師「專科化」對學生沒有益處,並且似乎對某些學生群體更為不利。

 

文獻來源:Hwang, N., & Kisida, B. (2022). Spread Too Thin: The Effect of Specialization on Teaching Effectiveness. 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 016237372210843. https://doi.org/10.3102/01623737221084312Read the rest

資源分配需明智

進行全體篩查以識別將來有閱讀風險的學生是很重要,但不準確且昂貴的方法不值得投資。Paly及其團隊最近進行了一項回顧性研究計劃,從準確性和成本的角度分析了閱讀風險篩查的四種方法,包括使用:

  • 前一年的州份測試(STAAR Reading)
  • aimswebPlus:網上評估工具連配套,為PreK-12學生的閱讀和數學篩查及進度監測而設計
  • 多重關卡模型:在首輪篩查中使用前一年的STAAR,然後使用aimswebPlus對第一次全體篩查中得分低於分界點學生進行第二輪篩查
  • 多變數模型:將前一年的STAAR和aimswebPlus測試結果合併到多變數分析中

利用德克薩斯州一個中等城市地區的4-8年級學生(n = 19,417)的數據,研究人員檢示了這四種方法的分類準確性和成本效益關係。結果表明,aimswebPlus是最昂貴和最不準確的,而州份成績測試數據足以準確篩選閱讀風險。這項研究為教育決策者(如學校管理人員)提供了指引,即在採取篩查措施之前應仔細分析,以確保有果效和有效率地使用資金和時間。

 

文獻來源:Paly, B. J., Klingbeil, D. A., Clemens, N. H., & Osman, D. J. (2022). A cost-effectiveness analysis of four approaches to universal screening for reading risk in upper elementary and middle school. 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 92, 246–264. https://doi.org/10.1016/j.jsp.2022.03.009Read the rest

通過郵遞預防暑期下滑

暑期下滑,指暑假期間學生學習進度的倒退,是家長和教育工作者關注的問題。雖然暑期課程可能的一個解決方案,只是昂貴和難以為所有學生提供服務。更輕鬆的策略,例如吸引學生進行暑期閱讀和完成書籍活動,是受歡迎的另類方案。其中一個計劃,Kids Read Now(KRN),讓K-5學生參與學校和家庭活動,同時郵寄多達九本自選的高質素書籍。此外,父母每週都會收到語音或文字短訊,助推或提示家長向孩子閱讀和與孩子一起閱讀。報告閱讀所選書籍的學生將獲得證書和獎品。KRN報告了Borman及其同事的兩項凖實驗研究

在這兩項研究把選擇參加該計劃的學生與沒有選擇參加的學生進行配對,包括的五所學校來自兩個州份。學校採取了不同的招募方式,有些對象是那些最有需要的學生,而另一些則邀請所有學生參加。研究使用傾向分數匹配方法配對參與的學生與沒有參與的學生,以確保學生在之前的三個學校考試分數(NWEA MAP或aimswebPlus)及人口背景相近。這樣,兩個組別才可以進行比較。

  • 第一項研究在2018年,該計劃對於整體參加者有顯著正面效果(效應值=+0.12)。對於閱讀所有9本書的學生來說,效果更佳(效應值 = +0.18)。
  • 第二項研究在2019年,出現了類似的效果,整體而言有統計學上的顯著效果(效應值=+0.15),閱讀所有9本書的學生甚至更高(ES = +0.21)
  • 這兩項研究指出,對一年級學生的影響可能最大。

這研究對於展示可複製,可擴展的計劃應對暑期下滑非常重要。它還強調了重複結果的重要性,以證明成功的課程可以在不同的學校與不同的學生在不同的時間皆有成效。對於希望在夏季讓學生維持讀寫能力的學校來說,KRN似乎是一種有效用的方法。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Kids Read Now Program (n.d.) Discover the efficacy of the Kids Read Now reading programs. https://kidsreadnow.org/science-of-reading/

Borman, G. D., Yang, H., & Xie, X. (2018). The Kids Read Now summer reading program: A quasi-experimental impact study. https://kidsreadnow.org/wp-content/uploads/2021/05/BormanReport2018.pdfRead the rest

疫症當前,幼兒教育何去何從? : 全球研究之透視 

新冠肺炎於2020年初在全球爆發,令所有行業措手不及。自那時起,學校及幼稚園被迫進入長期停課,這為學生、家長及老師帶來了全新的挑戰,並將幼兒教育推向全面電子化。 

在這個新挑戰下,幼兒教育研究積極為業界提供不同的教學實踐方案,如何可以在疫情當中仍然有效維持故有的教育。Su及團隊對此等研究所產生的知識進行了一項文獻計量分析,期望能為政策及實踐方面提供指引。他們共結合了於2020年至2022 年三月新冠肺炎期間進行的507項幼兒教育實驗研究並進行分析,揭示以下幾個關鍵的現象:  

  1. 於疫情期間時,幼兒教育的網上教學 
  • 教育從業人員面對不同的挑戰,包括了他們的IT能力、遙距學習訓練的欠缺以及保證幼兒教育課程質素之能力;  
  • 長期的網上學習對兒童自我管理及維持學習動機的發展造成風險;  
  1.  於疫情期間時,幼兒教育的體能活動 ;
  • 封城及社交隔離措施減少了兒童的體能活動時間, 增加了娛樂屏幕時間,並影響了他們的睡眠質素;  
  • 為了保持兒童的健康及福祉,推廣與兒童共同參與的主動遊戲是必須的;  
  1. 於疫情期間時,幼兒的壓力及精神健康 
  • 兒童的家庭背景及能否回幼稚園或日託中心對於減低兒童的心理壓力有着重要影響;  
  1. 於疫情期間時,幼兒教育研究中家庭的角色 
  • 家長在家教中的積極參與能減低兒童的負面學習行為;  
  • 家長經常積極在家中嘗試為兒童提供家教,不過家中的環境限制都牽制了優質家教的可能性;  
  • 家庭在疫情期間不時面對各種情緒及經濟問題。學校及社區應為家長提供多一點心理、財政及電子支援服務,以減低處於弱勢的兒童於網上學習時可能遇到的難處。 

 

文獻來源: 

Su, J., Ng, D.T.K., Yang, W., & Li, H. (2022). Global trends in the research o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A bibliometric analysis. Education Sciences, 12, 331. https://doi.org/10.3390/educsci12050331 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