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動物學一號」: 為幼稚園生而設的科學計劃

Gray和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同事研究了一個綜合科學和讀寫能力課程「動物學一號」(Zoology One)對費城幼稚園學生的讀寫能力和閱讀動力的影響。隨著進入STEM職業的學生短缺問題日益嚴重,新出現了一批文獻支持在上學初期參與科學教學的必要性。年幼學生很自然顯出對科學探究的興趣,這種動力卻隨著長大而減弱。因此,早期的科學接觸為認識科學提供了根基,日後可以發展成為科學學習的動力。

研究人員採用了隨機控制試驗設把在21所學校中的71個課室分配到干預組或對照組。在整個學年,干預組的課室實行「動物學一號」課程,代替每天2小時的常規語文教學。課程為期9週,包括:內容簡介、動物學、生態學和昆蟲學單元,並納入日常閱讀、寫作和科學的教學中,通過主題教師朗讀、科學探究以及家長參與來傳遞。除了指定課程,干預組教師不會提供額外的科學指導,而對照組教師在整個學年如常進行科學教學。前測和後測於接受干預那年的秋季和春季進行,以測量學生的文字解碼和理解、閱讀和字母命名流利度、寫作、科學知識和閱讀動力。

  • 分析顯示「動物學一號」對文字理解、字母朗讀流暢度和閱讀動力有顯著影響,效應值分別為+0.16、+0.23和+0.32。
  • 寫作、解碼或科學則沒有顯著影響。

雖然這些發現好壞參半,但作者指出,教師對計劃實施的忠誠度在促進結果方面起著很大的作用。此外,課程對學生閱讀動力的實質影響表明,「動物學一號」具有潛力作為增進閱讀體驗和流𣈱度的途徑。

 

文獻來源:Gray, A. M., Sirinides, P. M., Fink, R. E., & Bowden, A. B. (2021). Integrating literacy and science instruction in kindergarten: Results from the efficacy study of Zoology One.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0(0), 1–27. https://doi.org/10.1080/19345747.2021.1938313Read the rest

哪種空間技能可預測未來的學業成績?

許多研究提供了證據,證明空間技能是兒童未來學習成績的有力預測因素。Wang及其同事進行了一項縱向研究,以進一步探索幼稚園學生的哪一種空間技能有助於預測其二年級數學和閱讀成績。研究包括三種類型的空間技能。「空間感知」是一種基本的空間技能,涉及區分形狀的能力。相比之下,「空間可視化」和「心理旋轉」是涉及複雜多步驟認知處理的更高層次的空間技能。

這項研究是2014年開始的一個縱向研究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旨在調查中國廣東省幼兒教育的品質。本研究分別於2016年(K3)和2018年(二年級)收集數據。從中等經濟城市隨機抽取了182名兒童(2016年的平均年齡=6.3歲;93名女孩)。二年級的數學成績由數學成績測試(MAT)和數學方程測試(MET)評估。利用漢字識別任務來評估幼稚園和小學學生的語文閱讀技能。所有空間技能均在K3中評估。空間感知能力是通過要求學生識別出與其他4個圖案不同方向的圖形來量度。空間可視化是通過空間關係的子測試來測量,其中要求兒童識別組成完整形案所需的形狀。錐形雪榚筒任務測試了心理自轉能力。在測試中,兒童需要區分每對錐形雪榚筒是否相同。每對雪榚筒中的一個有不同程度地旋轉,並 3種顏色的變化(藍色、紅色和綠色)。在對幼兒園學生的詞彙、工作記憶、行為調節技能和家庭SES進行控制後,分析結果如下。

  • 空間感知技能顯著預測了 兩年後的MAT(效應值 =+0.18) 和 MET(效應值 = +0.19)的成績,但沒有預測漢字識別(效應值 = -0.04).
  • 幼稚園的空間可視化能力顯著預測了二年級的所有三個分數:MAT(效應值 = +0.14)、MET (效應值 = +0.15)和語文閱讀技巧(效應值 = +0.17).
  • 心理旋轉沒有預測兩年後這三個測試的任何結果: MAT (效應值 = -0.04), MET (效應值 = -0.15) 和語文閱讀技能 (效應值 = -0.06).

在三種空間能力中,於幼兒園時的空間感知和空間可視化能力有效預測二年級兒童的數學成績,但只有空間可視化預測了漢字識別能力。空間可視化牽涉保存空間訊息於工作記憶中、操縱空間圖像以及應用多步驟空間處理於推理中。於小學時,這些技能將有助於在腦海中產生圖像來建構漢字。 例如:「脆」字由「月」和「危」組成。

 

文獻來源:Wang, S., Hu, B. Y., & Zhang, X. (2021). Kindergarteners’ spatial skills and their reading and math achievement in second grade.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 57, 156–166. https://doi.org/10.1016/j.ecresq.2021.06.002Read the rest

幼兒教育干預影響「選擇學校」?

芝加哥學校準備計劃(CSRP)是針對低收入兒童入學準備的幼兒教育(ECE)干預計劃。計劃是一個集群隨機對照試驗,主要包括四方面:

  • 教師的專業發展課程:旨在減少學生行為問題和支援自主學習;
  • 心理健康顧問定期探訪及輔導教師;
  • 教師減壓工作坊;
  • 直接服務有特殊學習需要兒童的家庭。

Watts及其同事在干預結束後的10年中評估了CSRP對學校選擇的影響。數據來自2004-2005年或2005-2006年3歲、4歲或5歲參加該計劃的442名學生。學生在2016-2017學年就讀於不同年級的高中(9年級: 26%;10年級: 43%;11年級:30%;12年級:1%)。為了檢示該計劃的影響,研究人員用回歸分析看干預及入讀學前班時的控制變數與學校類型和學校品質的關係。

結果顯示,參加該計劃的學生更可能從被指定的鄰近學校退學,並進入表現較好的學校。這類轉換學校的入學模式始於小學。 因此,研究人員提出,ECE的強化干預措施可能會對兒童在以後教育階段的環境選擇模式產生持久影響。

然而,未來需要進行研究來檢示(1)這裏所指入學模式對學生的長期影響;(2)表現較高的學校對入讀的學生是否有正面影響,(3)導致這裡所指的入學模式的具體過程。

 

文獻來源:Watts, T., Ibrahim, D., Khader, A., Li, C., Gandhi, J., & Raver, C. (2020). Exploring the impacts of a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al intervention on later school selection. Educational Researcher, 49(9), 667–677. https://doi.org/10.3102/0013189X20935060Read the rest

如何維持「Reading Corps」干預的好處?

「Reading Corps」是針對K-3學生的二級輔導課程。其干預效用是通過實證和嚴格的評估方法確立的,但從長遠來看,對如何維持這些效果所知之甚少。為此,最近發表在《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上的一篇論文採用了集群隨機對照試驗進行探索。

研究人員從幼稚園(n = 177)、二年級(n = 149)和三年級(n = 204)招募了在上個秋季學期成功完成並退出「Reading Corps」的學生。通過隨機分配學校,干預組的學生在春季學期每週接受5分鐘的口語練習,對照組的學生沒有接受額外的持續監測或練習課節。那5分鐘的練習課由1分鐘的年級進度監測及比較以往讀寫成績組成。讀寫能力由三個維度來量度:字母和流𣈱度、FastBridge Learning CBM-R(1分鐘內讀對的單詞數目)和明尼蘇達州閱讀理解考試。

從冬季到春季學期學生的讀寫能力增長情況來看,效應值是:

  • 幼稚園:+60,
  • 二年級:+0.03,
  • 三年級:+14.

這項研究為簡短後續課節對早期讀寫能力的效果提供了一些證據。大多數干預的效果通常會漸退,但很少有研究探索如何逆轉效果減弱。作者的結論是,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找出有效提高干預長遠效果的方法。

 

文獻來源:Nelson, P. M., Klingbeil, D. A., Van Norman, E. R., & Parker, D. C. (2021). A cluste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brief follow-up practice sessions on intervention maintenance. 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 88, 31–46. https://doi.org/10.1016/j.jsp.2021.07.003Read the rest

殘疾學生對同班同學成績的影響

許多國家都實行了融合教育制度,讓有或沒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一起學習。融合教育對非SEN學生的影響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開放問題。發表在《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上的一項準實驗研究分析了殘疾學生對非殘疾同學學習成績的影響。研究使用了2013-14學年和2014-15學年「中國教育追踪調查」(CEPS)的兩輪數據。調查由每所被選中學校的7年級隨機抽取2個班級進行。作者的研究對像是在七年級開始時將學生隨機分配到課室的學校,隨後同班學生組合維持不變。樣本包括來自76所學校152個班級的5,517名學生的記錄。

在這項研究中,樣本僅限於被隨機分配到課室的學生,即不是基於學校和家庭選擇的結果。班別組合的隨機性的重要性在於學生的特點(例如,年齡、性別、是否為獨生子女、家庭 SES 等)在有殘疾兒童和沒有殘疾兒童的班別之間是相同的。在CEPS第一次調查中,父母報告了孩子的殘疾狀況(例如視覺障礙、言語障礙、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通過使用二分法,樣本中有350名學生殘疾,5,167名學生非殘疾。殘疾學生在班級中所佔的比例是干預變數。三個必修科目(中國語文、數學和英語)的期中考試總分用於評估學生的學習成績。殘疾同學對非殘疾學生的同儕影響如下:

  • 殘疾同學在考試成績方面對非殘疾同學產生了顯著的負面影響。
  • 殘疾學生比例增加1%,使7年級和8年級非殘疾同班學生的分數分別減少014和0.010標準差(SD)。
  • 在50名學生的課室裡增加一名殘疾兒童,可使非殘疾學生的考試成績降低0%至2.7%。
  • 負面的溢出效應可見於中國語文和數學成績,但沒有影響英語成績。
  • 對成績較低的學生來說,負面的溢出效應更大。

儘管負面效應值並不大,但根據調查結果,作者表達了他們對於中國是否應該大力推廣融合教育制度的擔憂。

 

文獻來源:Huang, B., Lu, H., & Zhu, R. (2021). Disabled Peers and Student Performance: Quasi-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China.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 82, 102121.… 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