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家長式領導對中國學校的教師產生甚麼影響?

家長式領導是東亞地區常見的一種領導風格。這種風格「透過個人主義的氛圍,把強大的紀律和權威結合於如家人般的關愛及道德感中」。最近發表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 》的一篇文章探討了這種領導風格於教育的情景下,如何對中國學校的教師產生影響。

這項研究在中國南方省份的407名小學教師之間進行。參加教師完成了一項問卷調查,評估他們於校長身上所感受家長式領導、對校長的信任、教師對學生的承擔以及對教學工作滿意度。結果顯示:

  • 教師的工作滿意度受校長的威權式行為所負面影響,但會因校長的德行領導而提升。
  • 然而,威權領導和德行領導都能增強教師對校長的信任,間接提升教師的工作滿意度。
  • 校長的德行領導也會對教師對學生的承擔造成正面的顯著影響。
  • 另外,校長的仁慈領導對教師的工作滿意度和對學生的承擔皆沒有顯著影響。

作者於結論表示校長應成為榜樣,並透過賦予教師專業自主權、讓他們參與決策過程等方式為教師賦權。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Shi, X., Yu, Z., & Zheng, X. (2020). Explor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aternalistic leadership, teacher commitment, and job satisfaction in Chinese school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DOI: 10.3389/fpsyg.2020.01481Read the rest

課後輔導的成本效益

不同背景、方法及成本的學校課後輔導計劃試驗,都各自展示了針對個別學生及小組的課後輔導計劃所帶來的正面影響。然而,一項最近發表的統合分析希望進一步歸納1980年以來相關領域研究之發現,這是首項針對自學前班到高中十二年級的課後輔導干預類別的實驗研究所作出的統合分析和系統性回顧。作者把課後輔導定義為「一對一」或「小組模式」的指導,以增補課堂的教學,但並非希望取而代之。這個統合分析沒有包含相關性研究或準實驗研究模式的研究回顧,透過搜尋和篩選,一共有96項研究被包含在內。

作者發現 :

  • 課後輔導對學習成果有明顯的正面成效,整體的效應值估算為 +0.37。
  • 此外,相比起由非教師專業人士和家長進行指導,由老師和其他擁有準教師資格人士進行的課後輔導有更強的效果。
  • 低年級學生接受課後輔導的效益最大。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Nickow, A. J., Oreopoulos, P., Quan, V. (2020). The impressive effects of tutoring on preK-12 learning: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the experimental evidence (EdWorkingPaper No. 20-267). Annenberg Institute at Brown University. Retrieved from https://edworkingpapers.org/sites/default/files/ai20-267.pdfRead the rest

新冠疫情對學生心理幸福感的重大挑戰

面對充滿壓力的事件,青少年是尤其脆弱的群體。在全球疫情帶來的衛生危機下,社交隔離、停課對學生的心理幸福感帶來顯著的挑戰。為了解新冠疫情對對學生造成的心理影響,來自中國的研究團隊透過網上問卷,收集了8,079名初中和高中學生的數據。

問卷收集的樣本聚焦於中國21個省份的12至18歲學生。研究人員於2020年3月以「病人健康狀況問卷」(PHQ-9),以及「廣泛性焦慮量表」(GAD-7)以評估中國青少年的抑鬱及焦慮程度。是項問卷調查得到高達99.3% 的回覆率。

於新冠疫情前的一項統合分析指出,中國幼稚園至高中學生的基線抑鬱比率為15.4%。然而,本研究發現受訪學生中等至嚴重抑鬱比率已達到43.7%,焦慮的學生比率也已高達37.4%。迴歸分析所得出的結果亦發現一些特徵與更大壓力的症狀有關,包括來自農村、女性 、就讀較高年級、生活在湖北。這些結果與此前文獻的發現一致,即社經地位較低的人口有較高風險出現精神健康問題,女性亦有較大機會抑鬱及焦慮。作者解釋較高年級學生面對畢業考試的壓力亦帶來如此情況。

當疫情減退,情緒問題並不會隨之輕易消失。適切地監察學生情緒需要、與監護人花時間溝通,以及準備心理干預皆是重要的工具,以應對疫情帶來的心理問題。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Zhou, S. J., Zhang, L. G., Wang, L. L., Guo, Z. C., Wang, J. Q., Chen, J. C. … Chen, J. X. (2020). Prevalence and socio-demographic correlates of psychological health problems in Chinese adolescents during the outbreak of COVID-19. European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 29, 749 – 758.Read the rest

對同儕的稱讚方式反映了中國和芬蘭學生的思維

成長型思維與學術動機越來越備受重視。一項最近發表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的研究調查了學生的思維及學術動機如何反映在他們稱讚同儕的方式上,這項研究在中國及芬蘭學生之間進行,以檢視他們之間可能的不同。

這項研究收集了來自兩所中國公立學校的992名學生及來自兩所芬蘭公立學校的870名學生的數據,這些學生就讀四年級至九年級(香港學制:小四至中三)。學生完成了一份問卷,內容有關他們如何向同儕提供回饋、他們的思維和學習動機。研究運用了三種稱讚方式以檢視他們向同儕提供回饋的方法,分別是:「中性的讚許」(例如:這真棒!)、「對個人的讚許」(例如:你真的很有天賦!,或你真的很幸運!)、及「對過程的讚許」(例如:你一定花了許多的努力才獲得如此表現!)。作者分析了這些稱讚方式如何預測學生的思維及學術動機,研究結果為:

  • 「對個人的讚許」與學生的固定型思維及逃避取向的學習動機相關,這可能反映他們缺乏於學習上投放努力的意願。
  • 中國學生傾向給予同儕對過程和個人的讚許,而芬蘭學生則傾向於給予中性的讚許。
  • 中國和芬蘭學生都展現出成長型思維。但相對而言,中國學生對天賦的發展潛力抱持更具可塑性的看法。
  • 芬蘭學生逃避學習的動機比中國學生要高。

作者認為中國學生傾向提供對過程及個人的讚許,反映了中國文化對努力和運氣的重視。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Zhang, J., Kuusisto, E., Nokelainen, P., & Tirri, K. (2020). Peer feedback reflects the mindset and academic motivation of learner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11, 1701. doi: 10.3389/fpsyg.2020.01701Read the rest

成績欠佳的中國學生在一項專門的教師激勵計劃中受益更多

一項最近在《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上發表的研究探討了教師激勵計劃如何改善中國農村學生的數學表現。作者指出由於中國農村教師的表現評估建基於學生的高中入學試的成績和入讀學術型高中的比率,因此教師可能更傾向培養中、高表現的學生,而忽略了低成績的學生。

針對上述情況,研究檢視了一項按學習改進比例向教師提供金錢激勵計劃的成效:如教師能提升成績不佳學生的成績,他們就會得到60% 的額外薪金獎勵。研究以整群隨機對照試驗形式進行,有來自52所試驗學校的1,825名和 51所沒有實施計劃之對照學校的1,964名五年級學生參與,於一年計劃之前及之後,以標準測試評估了學生的數學成績。結果如下:

  • 在控制了老師的經驗、基本薪水和學生的背景之後,這教師激勵計劃讓學生的成績提高了10 個標準差。
  • 計劃對成績差的學生有最大的影響,他們的數學得分提升了15個標準差,而對中、高水平學生的增幅分別為0.03個標準差和0.10個標準差。
  • 學生表示參與計劃的學校老師涵蓋了更多的課程內容,包括容易和困難程度的內容,教師的缺席率更低,並且給予學生更多的數學作業。

作者於結論指出,教師激勵計劃激勵能令教師投入更多時間和精力促進學生的學習成績。此外,可以對計劃進行修改,以解決中國小學中的成績差距。

 

文獻來源: Chang, F., Wang, H., Qu, Y., Zheng, Q., Loyalka, P., Sylvia, S., ... & Rozelle, S. (2020). The impact of pay-for-percentile incentive on low-achieving students in rural China.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 101954. doi: 10.1016/j.econedurev.2020.101954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