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小班教學能減小因病缺席嗎?

為了減少病毒傳播,很多尚未推行小班教學的學校計劃減少班級人數。不過,班級人數對病毒傳播的影響仍未知道。布朗大學的安嫩伯格研究所發表的一份研究手稿中,作者評估了 1980 年代 「STAR 計劃」班級人數研究對因染病缺席的影響。

STAR 計劃是一項隨機試驗,追踪了 10,816 名田納西州學童,從 1985-86 年的幼兒園到 1988-89 年的三年級。學童被隨機分配到小班(目標人數為 13 至 17 名學生)、正常班級(目標人數為 22 至 26 名學生),並且正常班級有一位教師助理。

作者將 STAR 計劃的數據與 122 個城市死亡率報告系統中關於肺炎和流感數據合併。結果顯示:

  • 小班教學顯著減少缺席,但不一定是通過減少感染。
  • 相對正常班,小班教學平均每名兒童每年減少缺席43 天。
  • 小班教學與肺炎和流感死亡率沒有交互作用。換句話說,就肺炎和流感死亡率與兒童缺席的關聯而言,小班和正常班沒有顯著分別。

作為一項公共衛生措施,減少班級人數本身可能沒有必要。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 von Hippel, Paul T. (2021). The effect of smaller classes on infection-related school absence: Evidence from the Project ST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EdWorkingPaper: 21-408). Retrieved from Annenberg Institute at Brown University: https://doi.org/10.26300/2bsy-ef57Read the rest

共融教育對有學習困難之學生是否有益?

最近發表在《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上的一項統合分析探討了共融教育中一般學習困難 (GLD) 學生的認知和社會心理成果。GLD 是指學生在學習上有一般困難,因而影響他們大部分學校科目中的成績。統合分析的目的是回答:有 GLD 的學生及其同儕是否得益於共融教育?

該統合分析包括將 GLD 學生及其同儕在共融環境和分隔環境中進行比較的研究。這些研究必須評估對認知成果的影響,例如標準化測試的成績和元認知,以及社會心理成果,例如社交、態度、情感和動機方面。分析採納了40項研究,結果顯示:

  • 與分隔環境相比,接受共融教育的 GLD 學生有較佳的認知成果(效應值 = +0.35)。
  • 社會心理成果方面,兩種環境之間沒有發現差異(效應值 = 0.00)。
  • 兩種環境對沒有GLD 的學生,於認知成果(效應值 = -0.14)和社會心理成果(效應值 = +0.06)均沒有顯著分別。

作者得出的結論是,對 GLD 學生認知成果的正面效益以及對 GLD 學生和其同儕社會心理成果的中性結果都支持共融教育。

 

文獻來源: Krämer, S., Möller, J., & Zimmermann, F. (2021). Inclusive Education of Students With General Learning Difficulties: A Meta-Analysis.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91(3), 432–478. https://doi.org/10.3102/0034654321998072Read the rest

回饋對校長和老師實踐的效用

Song及其同事最近進行的一項隨機評估調查了回饋對教師和校長的影響。評估中的干預持續了兩個學年,包括對課堂實踐、學生成長和校長領導能力的回饋。

  • 課堂實踐的回饋:包括親身觀課,和與教師討論評分報告及敘述性回饋。
  • 對學生成長的回饋:比較目標學校的學生及同一地區的類似學生的測試成績。
  • 最後,每年對校長領導能力進行兩次評估,並與校長討論結果。

該研究在 126 所中小學進行,學校被隨機分配到干預組或對照組,每組各有63所學校。兩年後,研究人員使用 CLASS(課堂評估和評分系統)和 Danielson’s FFT(教學框架),藉課堂錄影來評估教師課堂實踐。藉教師調查問卷評估校長的領導能力,通過閱讀和數學標準測試評佔學生學業成績。結果表明:

  • 有關教師課堂實踐,跟據 CLASS有正面效用(效應值 = +0.17),FFT(效應值 = +0.04)則效果不顯著。
  • 在校長領導方面,對教學領導(效應值 = +0.19)和校長信任(效應值 = +0.19)有正面效用。
  • 對學生學業成績的效用微小且不顯著,閱讀的效應值為+0.02 和數學則是+0.06。

研究人員得出結論,這種干預對教師課堂實踐和校長領導能力產生了顯著影響,並對學生的學業成績產生了一定的正面效用。

 

文獻來源: Song M., Wayne A. J., Garet M. S., Brown S. & Rickles J. (2021) Impact of Providing Teachers and Principals with Performance Feedback on Their Practice and Student Achievement: Evidence from a Large-Scale Randomized Experiment,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DOI: 10.1080/19345747.2020.1868030Read the rest

STEM 課程防止數理成績下滑

高質量的 STEM 教育在美國公立學校系統中仍然缺乏,特別是於少數族裔和/或低收入家庭的地區。因此,羅格斯大學的 Radha Jagannathan及其同事在一項隨機對照研究中探討了名為Nurture thru Nature (NtN) 的STEM 增強計劃之影響。該劃為期 8 年(2010-2017),經抽籤被選的學生參加從四年級到高中畢業的STEM增強計劃。NtN 專注於自然及環境科學,以支持學生對 STEM 職業的興趣。學生在學期中每週見面兩次,每次 3 小時。在暑假期間每週 3 次見面,每次 7.5 小時。結合園藝和室內實驗室體驗,STEM 課程與課堂中數學和科學教學一致,並承諾讓家長參與學生的 STEM 教育中。

研究對象包括630名學生,其中干預組139名,控制組491名學生。干預組學生參與NtN計劃從 2 年到 8 年不等。以學生的數學和科學分數評估學業成績,結果顯示:

  • NtN 對學生數學成績(效應值=+0.43)及科學成績(效應值=+0.39)皆有正面影響。
  • 隨著時間過去, NtN 學生的數學和科學成績下滑速度要慢得多。
  • 對照組學生的科學成績平均每年下降 -0.58,而 NtN學生的科學成績平均每年下降 -0.15。

作者強調了 NtN 計劃對於學生在數學和科學課程中取得成就的重要性,從而增加了來自 於STEM 職業代表性不足之背景的學生獲得 STEM 工作的機會。

 

文獻來源: Jagannathan, R., Camasso, M. J., & Delacalle, M. (2019). Promoting cognitive and soft skills acquisition in a disadvantaged public school system: Evidence from the Nurture thru Nature randomized experiment.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 70, 173–191. https://doi.org/10.1016/j.econedurev.2019.04.005Read the rest

參觀兒童博物館有助幼兒認知發展

兒童博物館為年幼的孩子提供一個通過遊戲學習的刺激環境。最近發表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上的一篇文章探討了兒童博物館(以兒童為中心、動手實踐和互動探索為特點的教育模型)對幼稚園兒童認知發展的影響。

研究人員設計了一個隨機對照試驗,由兩個實驗組和兩個對照組組成,以探討這一課題。第一個實驗組(n1=130)獲得了18張與家長一起參觀博物館的門票,為期兩個學期。第二個實驗組(n2 = 107)在幼稚園老師的指導下參觀了同一博物館18次。首先參與由博物館工作人員組織的30分鐘互動活動,然後在博物館內自由遊戲。通過抽籤被分配到對照組(n1 = 98 和 n2 = 100) 的兒童沒有獲得任何免費門票。在干預之前,實驗組和對照組之間的人口背景和認知分數都是沒有明顯分別。

研究採用了改編的《中國-威克斯勒兒童智力量表》評估學生的認知能力。

  • 與對照組相比,與父母一起參觀博物館的兒童的認知總分顯著提高(效應值 =+0.11)
  • 與老師一起去博物館的兒童表現出類似的提升(效應值 = +0.12)

作者提供的證據表明,兒童博物館可以有效補充幼兒課堂教學。博物館似乎是兒童體驗、探索和提高認知技能的重要非正式環境。

 

文獻來源Tan, F., Gong, X., & Tsang, M. C. (2021). The educational effects of children's museums on cognitive development: Empirical evidence based on two samples from Beiji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106, 101729. https://doi.org/10.1016/j.ijer.2020.101729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