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學前時期的干預有效嗎?

於2003至2004年期間,一組研究人員於12個Head Start 計劃中進行了一個為期一年的社會情緒學習干預,當中涉及來自22個班級的192個兒童。此干預名為「Head Start REDI」,結合了PATHS (一個享負盛名的社會情緒學習干預 ) 和一個根據PATHS的社會情緒主題而行的日常互動閱讀計劃。干預組的老師會接受四天的訓練及每週輔導。至於對照組,研究人員招聘了另外13個Head Start 計劃的22 個班級 (共164個兒童)。

Karen Bierman 與她的團隊在8至10年後追蹤了這些兒童來估計干預的長遠影響。在原來的356個兒童當中,281個兒童(81%) 在此研究中重新接受評估。當年於干預期間為四歳的兒童,現在再重新接受評估,已經是小學七年至九年級。研究人員發現,當年參加過Head Start REDI計劃的兒童比對照組明顯較少操行問題 (ES = -0.20) 及情緒症狀 (ES = -0.25)。不過,兩組之間在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或同儕關係的問題上並沒有顯著的分別。

由於時間的流逝以致學生的流失量高,所以必須謹慎解讀是次調查結果。基於只能尋回78%的干預組兒童(共144兒童) 及88%的對照組兒童(共145兒童),兩組的流失量都存在着某程度的差異。不過, 兩組在兒童於四歳時第一次接受評估時的成效測量或人口特徵上均無明顯差別,而退出了的兒童及能追蹤得到的兒童, 除了在種族上以外,也不存在有意義的分別。總體來看,雖然有所保留,此研究證明了於學前教育時期給與兒童一個高質量及密集式的社會情緒學習干預,其成效有機會可持續至兒童的青少年前期。

 

文獻來源:
Bierman, K. L., Heinrichs, B.S., Welsh, J.A., & Nix, R. L. (2021). Reducing adolescent psychopathology in socioeconomically disadvantaged children with a preschool intervent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78(4), 305-312. … Read the rest

為高中化學與物理科而設的干預

一組來自芬蘭及美國的跨學科研究人員設計了Crafting Engaging Science Environment (CESE),旨在提高中學生於科學科目上的興趣與表現。此干預採用專題研習模式,在化學與物理兩科中各設三個課題。這些課題以挑戰學生着手,藉此提升學生的投入及對意義感的追求。課題圍繞“真實世界的現象”,以提升學生自主規劃與調查的能力。

Schneider 等人對CESE的成效進行了一項研究,涉及美國加州及密西根州的61所學校的119位老師和4,238名學生。參加研究的老師及學生被平均分至兩組:一組根據CESE 干預的指引教學,另一組則繼續如常上課。研究採用了兩層次分層線性模型,評估在不同種族、族裔背景以及不同性別的潛在影響下,此干預的成效如何。研究還進行了一個混合效應邏輯迴歸來評估學生完成干預後對教育志向的改變。

結果表明,參與CESE的學生比沒有進行干預的對照學生高出0.21個標準差,具7%分數增長,從而顯示CESE對學生的科學學習來說更有效。但是,不同的性別、種族及族裔的學生之間並無顯著的差異。透過恒常進行「做科學」及「模型模擬」,參與CESE的學生於科學科目能獲取較好的成績 (佔干預總成效之28%)。此外,接受過CESE干預的學生對科學更感興趣。

  

文獻來源:
Schneider, B., Krajcik, J., Lavonen, J., Salmela-Aro, K., Klager, C., Bradford, L., Chen, I.-C., Baker, Q., Touitou, I., Peek-Brown, D., Dezendorf, R. M., Maestrales, S., & Bart, K. (2022). Improving science achievement—is it possible? Evaluating the efficacy of a high school Chemistry and Physics project-based learning intervention. Educational Researcher, 51(2), 109–121.  … Read the rest

家訪有用嗎? – 家訪對華盛頓特區公立學校之影響

家長參與對於學生學習擔當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之前研究顯示家長參度高常與更好的學生學習成果相關,如較高的出席率。近年可見愈來愈多課程着力改善家長參與,卻缺少證據來證明此類計劃的成效。一個新近由大西洋中部地區教育實驗室進行的研究檢示了由接受了訓練的老師進行的家訪對於就讀華盛頓特區公立小學一至五年級的兒童 (N=3,996) 的學習成果帶來的影響。

老師及家庭可以有權選擇參與家訪與否。當老師可以開始對家庭進行家訪時,他們會接受二至三小時的訓練。家訪會在暑假或學年期間進行,一般為時30分鐘。老師會與家長討論家長對孩子教育的期望,以及如何為加強家長參與而建立關係。研究人員用迴歸分析比較了受訪學生及沒有接受家訪的匹配對照學生。為了估算家訪對學生的操行問題、出席率及年終學業成績的平均影響,數據收集橫跨了三個學年  (2014-15至2016-17)。

研究顯示受家訪的學生於操行問題上降低了2.95個百分點 (p<0.05),表示家訪對學生的操行有顯著的有利影響。於暑假期間接受家訪的學生,出席率平均達至95.28%, 較對照組學生 (94.93%) 高出0.35百分點 (p<0.05)。至於學業成績,受訪學生的數學分數 (z-score: 0.03) 比對照學生 scores (z-score: -0.08) 高出少許,而英文成績則無顯著分別。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調查結果可能存在着選樣偏差,因為此研究使用了傾向分數匹配設計。再者,在實施忠誠度數據缺乏的情況下,此研究不能檢示家訪質素之效應。

 

文獻來源:
McKie, A., Terziev, J., & Gill, B. (2021). Impacts of home visits on students in District of Columbia public schools (REL 2022–128).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Institute of Education Sciences,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Evaluation and Regional Assistance, Regional Educational Laboratory Mid-Atlantic. http://ies.ed.gov/ncee/edlabs.Read the rest

閱讀奮鬥故事增強年青人的成長思維

擁有強大成長思維的人相信透過自己的努力可以改變及提升自己的智慧。這種態度令他們更有動力去奮鬥,更堅毅地面對挫折,讓他們在學業上獲得更高的成就。都旭博士與其團隊嘗試以故事閱讀的方法 – 讓學生們閲讀傑出人士的故事,看看能否有效提升年青學生的成長思維。

在此項研究中,團隊邀請了高中學生、大學本科生及研究生在指定的時間內閱讀有關傑出人士的故事, 然後量度他們在閱讀故事前後的思想態度。學生們需要一口氣看五個傑出科學家的故事,包括物理學家、數學家、生物學家及治療師等。故事都是關於科學家們的偉大貢獻及成功之路。

研究中的一個有趣的比較是將故事分成了兩類: 一種是奮鬥之路的故事,另一種是成就的故事。奮鬥之路故事着墨於科學家們在成功路上遇到的挫折,重點描繪他們人生故事中的感受歷程、信念、付出以及最終的成果;相反,成就故事相反只是單單描繪科學家的偉大發現及獲得的榮譽,並沒有提及他們人生中遇過的困難。思維測試分數反映出奮鬥故事較有效提升大學生和研究生的成長思維,對於思維較為傾向固定性的高中生則沒有顯著影響。

故事的數目也具影響力。本來堅毅力較弱的本科生的成長思維與堅毅力較強的同學相比亦較弱,但當讀過了兩個故事後,他們的成長思維分數開始明顯有進步。看過五個奮鬥之路的故事後, 他們的分數最終也能與堅毅力強的同學看齊。

此研究證明了以故事為本的思維干預方法能有效加強年青人的成長思維,尤其讓他們懂得傑出人士的成功並非一夕之間,他們也會如自己一樣遇上挫折,同時間這些賢能如何堅毅不懈地排解苦困也成了年青人的榜樣,幫助他們建立一個更強的成長型思維。

 

文獻來源:
Du, X., Yuan, S., Liu, Y., & Bai, X. (2021). Reading struggle stories of role models can improve students' growth mindset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Educational Psychology), 12,747039. doi: 10.3389/fpsyg.2021.747039Read the rest

發短訊予家庭可提升學童的詞彙

Emily K. Snell 與同事最近實行了一項隨機對照試驗來評核市區校網內學前幼童以電話短訊形式進行詞彙學習的有效性。該研究包括了346個學生 (173人為干預對象,另外173人為 對照對象),分別來自49個學班 (24班為干預組別,25班為對照組別)。整個計劃為期7個月,中間的5個月進行干預,而首尾兩個月則為測試時段。於測試組別的老師接受了計劃的訓練,並根據指示每星期向家長發出載有該週之四個目標詞彙的短訊。短訊內亦附有連結至適合孩童理解程度的詞彙定義,圖像及遊戲活動點子。

干預前後之測試分數比較顯示干預組兒童的詞彙學習比對照組顯著較好 (d = 0.17, p < .05),不過效果卻是相對較弱 –– 效果大概等同於干預組兒童於一個20個詞彙的測試中比對照組兒童多學會一個詞彙。兩組兒童於畢保德圖畫詞彙測驗第四版(Peabody Picture Vocabulary Test-4) 的分數也沒有顯著差異,證明了計劃中之干預並沒有影響兒童的基本詞彙學習。

雖然如此,這些短訊或許仍然加強了詞彙學習中家庭參與的角色 -- 82%的家長回饋每週至少 (與兒童) 複習了好幾遍詞彙的定義。此外,這或能幫助增加家長與老師之間的溝通 – 78% 的老師回饋感覺與學生的家庭有更強的連結。總言而之,研究結果表明實行這種以短訊為基礎的詞彙學習計劃影響雖然微小,卻可極具意義。

 

文獻來源:
Snell, E. K., Wasik, B. A., & Hindman, A. H. (2022). Text to talk: Effects of a home-school vocabulary texting intervention on prekindergarten vocabulary.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 60(3), 67-79.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