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課室管理訓練對準教師的益處

一項近期的研究檢視了指導準教師課堂管理技巧的效用。

研究的參與者為2018年春季學期學習運用「回應式課堂」框架的準教師。他們於課堂管理的課程中討論了相關的技巧。這105位主修教育的學生透過電腦進行了模擬的課堂互動,其中包括了行為異常的模擬學生。參加者被隨機分成三組,其中38位學生被分配至「導師指導及耳機建議」組別,透過耳機接收逐字逐句的導師指導、接收五分鐘的回饋,然後重新進行模擬課堂。另外34位學生被分配至「只有導師指導」的組別——除了沒有耳機指導的元素外,與上述組別的培訓內容相同;33位學生被分配至「自我反思組別」,於模擬課堂後並沒有接受指導,而是花五分鐘進行反思。在基線測試後,參加者在學期中進行了三次模擬課堂,他們需應用「回應式課堂」的「有效重新導向」技巧,重新導向模擬中行為異常的學生,同時用一份基於「回應式課堂」的評量指標記錄了他們的回應。於基線測試中,參加者填寫了一份IOWA Conners評分量表,對行為異常的模擬學生評分(評估衝動、不專注、過度活躍或對立挑釁行為),並對他們會否轉介這些模擬學生就讀特殊教育的可能性進行了排名評分。

學期末的結果顯示:

  • 相比自我反思組,導師指導組的教育主修生能更有效地運用課堂管理的策略(自我反思組的效應值 = +0.40、導師指導組的效應值 = +0.45)
  • 然而,導師指導的類別在統計學上沒有顯著差異,顯示雖然導師指導有效,但更多的指導不一定帶來更多好處。
  • 與自我反思組的學生相比,輔導組的學生較少把行為異常的模擬學生評為衝動、不專注、過度活躍或對立挑釁。這值得留意,因為研究中的模擬學生只是純粹沒有進行任務,這顯示欠缺支援的新任教師,會較大機會把輕微的行為不端標籤成為問題。於轉介模擬學生入讀特殊教育的評估上,亦可見相似的模式。

 

文獻來源:Cohen, J., Wong, V., Krishnamachari, A., & Berlin, R. (2020). Teacher coaching in a simulated environment. 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42(2), 208-231.Read the rest

虛擬實驗學校一致及持續的負面影響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逼使學校把課程轉移到網上進行,更多人希望瞭解在線學習的證據。虛擬實驗學校是一項近期的創新,希望利用技術進行更個人化及靈活的學習。然而,一項最近發表於《Educational Researcher》中的研究,Fitzpatrick 及其同事運用了穩健的準實驗設計,確認了此前虛擬實驗學校這種變革模式整體上的負面影響。

Fitzpatrick及其同事檢視了印第安納州三至八年級的年終整體測試結果,數據包括來自4所虛擬實驗學校以及67所親身授課的實驗學校數據。研究團隊把轉校至虛擬實驗學校的學生和於傳統公立學校的學生作比較,亦比較了虛擬學校的學生,及轉校至較傳統、親身授課的實驗學校學生。結果顯示:

  • 虛擬實驗學校對學生成績有負面影響。
  • 負面影響隨着時間增長(於數學上的效應值 = -0.41、與英語文學上的效應值 = -0.29),並於所有虛擬實驗學校皆有類似發現。

這顯示了與傳統的公立學校或表現相若的親身授課實驗學校比較,虛擬實驗學校帶來的學習成果較差。因此,把公共教育資源投放在虛擬實驗學校上,也許並非一個好的選擇。對於以上發現,亦值得留意部份負面影響可能源於虛擬實驗學校教師的經驗較少或班級人數更多(虛擬實驗學校的平均班級人數為101位學生、非虛擬實驗學校及其他公立學校的平均班級人數為23人)。       

 

文獻來源Fitzpatrick, B. R., Berends, M., Ferrare, J. J., & Waddington, R. J. (2020). Virtual illusion: Comparing student achievement and teacher and classroom characteristics in online and brick-and-mortar charter schools. Educational Researcher49(3), 161-175.Read the rest

提升統合分析的質素

要鼓勵教育工作者及政策制訂者運用證據指導決策,高質素的實證是關鍵。最近由Pigott和Polanin發表在《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上的一份論文,為制定現代、嚴謹的系統性回顧,包括統合分析,辨識了相關指引。

指引分為三部分,包括:「系統性回顧的要素」、「對結果進行統計綜合(統合分析)的方法」、及「對方法和結果作出介紹」。在進行系統性回顧時,研究人員應確保他們已先確立了清晰的程序,指出他們希望解答甚麼問題、會於何處及如何尋找研究、以及篩選、審查、和提取訊息的過程,並應公開這些步驟。

在實際進行統合分析時,研究人員應運用最新的方法,例如採用合適策略,從一項研究中處理多項成果、適當地處理缺失的數據、及探討影響上的變化。這不但有助回答特定方法的平均效果為何,亦有助回答其他問題,例如所探討的計劃會否於特定的情景對某類型學生更為有效。

最後,當研究人員報告統合分析的結果時,他們必須清楚地描述如何得出有關結果,包括提供研究的數據。研究人員亦應致力解釋結果,以連繫更廣泛的受眾,這可能包括把結果轉化成更易理解的指標,包括把效應值轉換成「自然指標」,例如於常見測試中取得的進步,亦可以簡單的語言寫出摘要。

這些指引突顯了統合分析的「黃金標準」。

 

文獻來源Pigott, T. D., & Polanin, J. R. (2020). Methodological guidance paper: High-quality meta-analysis in a systematic review.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90(1), 24-46.Read the rest

學生的成就目標如何影響他們的幸福感?

人們越來越明白學生為自己訂定學業目標的重要性。學生的學業目標可以是「通達目標」(Mastery goal),著眼於提升自己的能力和學習;另一方面,他們也可以有「表現追求型目標」或「表現逃避型目標」,以得到比別人更好的成績,或避免成績落後於人。最近在《School Mental Health 》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學生的兩類「表現目標」對他們的幸福感並無正面影響。

該項研究首先對來自中國北方兩所公立學校的894名7年級學生中進行了問卷調查。在這些學生中,分別有763位和590位參加了隨後一年及兩年後進行的跟進研究。跟進研究的參加者數目減少主要源於轉學,或於調查期間缺席。這些學生填寫了一份問卷,以評估他們的學業目標、學業上的社會比較、自尊感及在學校的個人幸福感。調查結果顯示:

  • 透過學業上的社會比較和自尊感,學生的「通達目標」對隨後的個人幸福感產生正面影響。
  • 「表現逃避型目標」通過影響自尊感,對隨後的個人幸福感產生負面影響。
  • 「表現追求型目標」對隨後的主觀幸福感並沒有顯著影響。

作者建議教師可以為華人學生提供具中等挑戰性、並可以實現的學業任務,從而使他們在課堂上得到成就感,令自尊感得以正面發展。

 

文獻來源(開放採用): Zhou, J., Huebner, E. S., & Tian, L. (2020). Longitudinal associations and mechanisms between achievement goals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in school in Chinese adolescents. School Mental Health, 12, 353-365.Read the rest

教授學生認識說明文結構

與敘述性的文章相比,學生往往表示較難理解資訊性的文章。有什麼教授資訊性文本(說明文)閱讀的教學方法有強而有力的證據支持?

其中一種支援策略是教授學生認識說明文的結構,這些文本結構包括了意念的組織、意念之間的關係、以及用作向讀者傳達這些意念的詞彙。這種策略背後的理念是假如讀者能夠理解作者運用不同結構組織文章的背後想法,就能協助讀者在腦海中整合建構與文章組織相似的核心思想。

在一項包括了21項研究的系統性回顧中,Pyle及其同事檢視了說明文結構支援對不同學生閱讀理解的影響,這些學生包括K-12年級的一般學生、弱勢學生、及有學習障礙的學生。 結果支持了之前研究的發現,顯示教授學生識別文本結構對閱讀理解有很大的影響。研究發現識別文本結構的效應值顯著地差別於零。這項統合分析進一步支持以下的結論:文本結構知識能幫助讀者建立心理上的基模。通過對作者的目的和文本結構產生基本框架,讀者可以投放更多精力於理解內容上。

 

文獻來源Pyle, N., Vasquez, A. C., Lignugaris/Kraft, B., Gillam, S. L., Reutzel, D. R., Olszewski, A., ... & Pyle, D. (2017). Effects of expository text structure interventions on comprehension: A meta‐analysis. 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52(4), 469-501.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