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網上輔導?  一分錢,一分貨

作為後疫情時代教育體系中以加快學生學習的循證實踐,親身面授或密集式的輔導於業界中變得愈來愈受歡迎。面對資金匱乏與本地導師不足以應付親身輔導需求的挑戰,好一些從業者視網上輔導為另一蹊徑。由於有關網上輔導課程效能的研究不多,Kraft博士及其團隊對於這個日漸被關注的題目進行了一個先導研究,答案與傳統觀點吻合。

此先導研究從47所篩選極度嚴緊的大學招募了230名大學生作為志願輔導導師,透過ZOOM提供一對一網上輔導。所有參與的導師都於干預前進行了三小時的訓練;在干預期間,每週亦有定期的同儕輔導時段。研究中的560名參加者是位於美國芝加哥的6年級至8年級生,絕大部份均來自低收入家庭。研究將學生根據級別隨機分配至干預組及對照組。干預組的學生會被安排接受網上輔導,而對照組的學生則接受一般輔導組活動。干預於2021年春季進行了12個星期 -- 每星期定意安排兩節30分鐘的課堂。

從實踐角度來說,這是充滿挑戰的。學生們本應接受合共9小時的輔導,但實際上平均卻只接受了3.1小時,有很多學生 (18%) 甚至沒有接受過任何輔導。 研究人員利用Illinois Assessment of Readiness 以及 i-Ready 測試之分數量度計劃對學生成績水平的影響。分析顯示網上輔導對學生的數學 (ES = +0.07) 及閱讀 (ES = +0.04) 產生了正面但未達統計顯著的成效。與 Nickow et al. (2020) 的統合分析中關於親身輔導的效應值相比,此網上輔導模式只有其三分一之成效。此等網上輔導的成本甚低,對於決策者而言尤具吸引力,但作者警告當大學決定將由大學生作導師的免費網上輔導從遠程模式轉為親自面授之時,可能會遇上持續性、可複製性,或可擴充性的問題。

 

文獻來源:
Kraft, M.A., List, J.A., Livingston, J.A., & Sadoff, S. (forthcoming). Online tutoring by college volunteers: 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a pilot program.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Papers & Proceedings.Read the rest

如何加強教師依從以實證為本的社會情緒行為實踐:一個以單例文獻的統合分析

一個新近在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 刊登的研究檢示了如何有效利用策略來推動老師依從以學生的社交、情緒及行為 (SEB)結果為目標的循證實踐。

檢示過28篇文章,122個效應值和合共15個獨立的實施策略,結果顯示,大體上實施策略與提升老師對社交、情緒及行為的循證實踐的依從度相關 (g = 2.32, tau = 0.77),並具有中等至高度的效應值。基於過往對教師實施忠誠度與學生成果的聯係之理解,這是一個重要發現。以個人層面的決定因素為目標之實施策略 (即依從度)一般皆於積極實踐段進行,亦常常牽涉到基於表現的回饋。調節分析更顯示了當中較大的效應值乃與利用較多個別行為改變技巧的實施策略有關 (p < .001)。行為改變技巧包括了指導性實踐,正向強化,以及環境適應等策略。

單單具有循證實踐並不能確保學生的社交、情緒及行為結果得以改進。要達至裨益終歸取決於循證實踐能否持之以恆,並持守完整執行。積極實行策略比全體及一次性的訓練更為有效,而多元化的策略亦較分散單一元素的策略有效。有效的積極實行策略包括表現回饋,實施規劃,和提示及提醒。

 

文獻來源:
Merle, J. L., Thayer, A. J.,  Larson, M. F., Pauling, S., Cook, C. R., Rios, J. A., McGinnis, J. L., & Sullivan, M. M. (2022). Investigating strategies to increase general education teachers' adherence to evidence-based social-emotional behavior practices: A meta-analysis of the single-case literature. 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 91, 1-26.Read the rest

獨生子女的學業成績總是更好嗎?

在中國獨生子女政策(1979-2016)實施30多年後,一些研究人員發現,獨生子女在學業上表現得更好。雖然這些研究大多關注中國城市獨生子女,但Shi及其同事進行了一項研究,以調查兄弟姐妹對農村兒童學業成績的影響。

與城市地區相反,中國農村家庭往往比城市家庭有更多孩子。此外,在國家獨生子女政策期間,「一孩半」政策允許農村夫婦如果第一個孩子是女孩,可生育第二個孩子,這是由於家庭中重男輕女的文化偏好。因此,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在農村地區並不常見。

該研究於2018年進行,招募了來自102個班級的156名9年級獨生子女。對於每個獨生子女,從同一班別中隨機抽樣一個有兄弟姐妹的同儕。該研究總樣本為156名獨生子女(男孩佔65.4%)和156名非獨生子女(男孩佔41.7%),並使用PISA數學、閱讀和科學測試(2015)的中文版對學生的學業成績進行評估。如下顯示了使用普通最小二乘回歸分析後的結果:

  • 獨生子女組和非獨生子女組在閱讀和科學得分方面沒有發現顯著差異。
  • 獨生子女的數學分數輕微卻顯著低於非獨生子女(效應值=0.11)。
  • 其他發現:視力不佳會有礙三項測試的成績,而父母的學業期望可能會提高學生這三項測試的分數。

至於獨生子女的表現並不比農村地區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好的原因,作者推測這可能是由於中國父母偏愛兒子,唯一的男孩可能更容易被寵壞。在這項研究中,65.4%的獨生子女是男孩。

 

文獻來源:Shi, J., Li, L., Wu, D., & Li, H. (2021). Are only children always better? Testing the sibling effects on academic performance in rural Chinese adolescent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131, 106291. https://doi.org/10.1016/j.childyouth.2021.106291Read the rest

理解干預時間對閱讀成果的非線性影響

最近發表在《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上的一項統合分析旨在尋找和理解與最大閱讀效應值相關的干預特徵。

為了增強學生的閱讀效果,該研究的干預模型使用多層支援系統(MTSS),也稱為干預反應(RtI)。在目前的MTSS/RtI框架內,干預級別圍繞三個層次進行組織:

  • 第1層包括提供一般教育課堂教學。
  • 第2層包括小組或1對1補習。
  • 第3層包括1對1指導,並具有更高的劑量(即干預時間)和個人化。

然而,儘管早期閱讀干預產生預期效果,但在第2層干預中,大約18%至55%的有閱讀障礙(SWRD)的K-3學生還是存在閱讀困難。因此,更清楚了解如何以及何時強化閱讀干預仍然至關重要。

由於干預研究和統合分析中的線性模型無法證實越大的劑量(即更多干預時間)比較少干預劑量(即更少干預時間)產生更大的效應值,並且根據觀察,有閱讀障礙的K-3學生(K-3 SWRD)的閱讀教學(即教學時間)與其閱讀成果之間的存在非線性關聯,所以作者進行了非線性統合分析,通過建構模型來探討最大效應值及最佳劑量檢示效應值,以回答以下研究問題:

  1. a) K–3 SWRD的閱讀干預的最佳劑量及最大預測效應值是多少?
  2. b) 當探討不同成果類型、干預成分、小組人數或常模參照調節因素時,最佳劑量和最大預測效應值在多大程度上與第一個研究問題中提出的總體最佳劑量和最大預測效應值不同?

結果表明,相對於對照組,K-3 SWRD的閱讀干預效應值增加直到大約40小時的小組閱讀指導。在此之後,效應值呈下降趨勢。於小組閱讀指導中進展未如預期的學生,在達到40小時這個時間點後,我們發現1對1組合可能是提高學生閱讀成果的方法。

 

文獻來:Roberts, G. J., Dumas, D. G., McNeish, D., & Coté, B. (2021). Understanding the Dynamics of Dosage Response: A Nonlinear Meta-Analysis of Recent Reading Interventions.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https://doi.org/10.3102/00346543211051423Read the rest

比較兩項重複教師專業發展計劃之成效

發表在《Evaluation Review》上的一項研究評估了在兩項有關教師專業發展(PD)計劃對學生數學成績影響之實驗。該評估對連續兩組教師進行重複隨機對照試驗。由於實驗複製在教育中很少見,作者希望評估計劃實施及其效果的相關性。

兩群組的參與者包括2008/09學年(第1組)和2010/11學年(第2組)的730名教師及其13,000名六年級學生。在這兩個群組中,教師被隨機分配到干預組或對照組,進行為期三年的計劃實施。

名為PON M@t.abel+的PD計劃由義大利教育部推廣,旨在培訓數學教師使用貼近學生日常生活和實踐學習的策略。由一名導師使用面對面和在線課程向教師小組(每組15-20人)提供培訓。培訓涵蓋了不同的學科領域,如算術、幾何以及計量單位。在培訓期間,教師必須在課堂上實施一些單元,並與導師和同事討論他們的經驗。

為了觀察兩個群組在計劃成效上的差別,兩項研究皆遵循相同的實驗方案,並且學校的特徵相似。

  • 第1組結果顯示三年後對學生的數學成績沒有顯著影響(效應值 = -0.05)。
  • 第2組結果則顯示顯著的正面效果(效應值 = +0.21)。

作者調查了不同群組中計劃效果有別的原因,得出結論為其取決於計劃的實施。儘管遵循的實驗方案相同,但在計劃實施上發現了一些差異。

  • 第2組中,從入學到培訓開始之間的時間相隔較少,結果中途退出率降低。
  • 第2組中,觀察到更高的遵從性,70%的教師獲得了全勤證書,而第1組則只有47%。
  • 與第1組的教師相比,第2組的教師對該計劃的印象更為正面。

根據結果,該研究指出,複製隨機研究對於獲得穩健結果並更好地研究計劃實施的影響非常重要。

 

文獻來: Abbiati, G., Argentin, G., Caputo, A., & Pennisi, A. (2021). Repetita Iuvant? A Repeat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n the Effectiveness of an At-Scale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Program. Evaluation Review. https://doi.org/10.1177/0193841X211055354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