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對「良好行為遊戲」計劃的一些負面消息

良好行為遊戲(The Good Behavior Game)是一種旨在透過對學生的良好行為以團隊形式提供獎勵,以鼓勵他們改善行為的學校干預計劃。此前許多研究顯示,這計劃對學生和學校的成績有顯著的正面影響。然而,一項最近由Ashworth及其同事進行的研究顯示,干預並不能改善學生的行為。

Ashworth及其同事對英國77所小學的3,084位6-7歲兒童之間,進行了在一項為期2年的隨機對照試驗,對「良好行為遊戲」作出專門研究,結果顯示:

  • 根據教師觀察,計劃沒有對學生的破壞性行為、專注力問題或親社會行為產生整體的影響。
  • 此外,計劃並沒有就學生的背景(例如男性)或他們的累積風險產生組別的影響。
  • 教師實施計劃的程度對成效亦沒有影響。

作者認為可能是因為英國的文化背景(缺乏調適和改善空間很小)以致計劃欠缺效果。作者亦指出雖然這些行為對良好行為遊戲計劃的理論至關重要,但此前研究並沒有檢視計劃對這些行為的效果。儘管研究結果並非展示良好行為遊戲的正面成果,但這項研究有助人們更了解良好行為遊戲的原理,並了解其在學校應用時的可能限制。

 

文獻來源:Ashworth, E., Humphrey, N., & Hennessey, A. (2020). Game over? No main or subgroup effects of the Good Behavior Game in a randomized trial in English primary schools.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13(2), 298-321.Read the rest

在測驗中加入不同類型圖像的影響

最近一項研究探討了在以文字為主的科學及數學測試中,加入「展示圖像」或「裝飾圖像」在認知及情感動機層面產生的作用。

404名五和六年級的學生參加了這項電腦為本的測試。測試範圍包括數學和科學,按測試的媒體內容分為三種類別把學生進行分組:包括純文本、展示圖像及裝飾圖像。每條測試題目都包括了簡短的文字、獨立的問題及四個答案選項,「展示圖像」及「裝飾圖像」組別的題目會加上相應的圖片:展示圖像是說明重要訊息的灰階圖片,以建立心理表徵;而裝飾圖像則是與題目內容廣泛地相關、吸引的彩色圖片。結果顯示:

  • 根據學生成功解答的結果,在科學測驗中,展示圖像的題目相比起純文字題目有顯著的正面影響(效應值 = +0.25),而裝飾圖像則沒有顯著的影響(效應值 = +0.02)。
  • 此外,學生也認為在科學測驗中,展示圖像的題目比純文字題目更容易(效應值 = +0.13),但裝飾圖像則沒有如此效果(效應值 = +0.03)。
  • 展示圖像及裝飾圖像皆沒有對學生的數學表現造成影響,而數學測試的題目比起科學來說明顯更難。但就學生的感知而言,他們認為科學和數學的題目難度沒有分別。
  • 在科學測試中,相比起純文字題目,解答展示圖像的題目滿足感也較高(效應值 = +0.09),而裝飾圖像則沒有提升(效應值 = +0.01)。

 

文獻來源:Lindner, M. A. (2020). Representational and decorative pictures in science and mathematics tests: Do they make a difference?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68, 101345. Doi: 10.1016/j.learninstruc.2020.101345Read the rest

讀寫能力拖累貧窮學生的科學成績

英國教育基金會和英國皇家學會發表的一份報告回顧了現存研究,以辨識對學生科學學習有正面影響的干預及教學策略,尤其是對弱勢背景的學生而言。

來自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分析了英國國家學生資料庫中的數據,以評估全國科學測驗中,經濟背景較弱勢的學生(於過往六年中至少其中一年合資格申領免費學校午膳)及較高社經背景學生之間的成績差距。

  • 分析證實,與社經地位較高的學生相比,弱勢背景學生的科學成績於每個學習階段都處於較低水平。
  • 這差距首先在第一關鍵學習階段(5-7歲)變得明顯,其後在整段中小學的學習過程擴大。科學的差距與英語和數學一樣大,並在5-7歲和11-16歲期間擴大得尤為明顯。
  • 研究還發現影響科學成績最主要的因素是學生對文字的理解程度。較差的讀寫能力會影響學生理解科學詞彙和撰寫科學報告的能力。

這顯示提升弱勢學生閱讀能力的策略也可能對他們的科學成績產生正面影響。作者寫道:「於科學學習的相關性研究中,對學生的科學成績最強和最一致的影響因素無可置疑是他們的讀寫能力。」他們補充,學生的社經背景與讀寫能力水平亦有強的關係。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Nunes, T. Bryant, P., Strand, S., Hillier, J., Barros, R., & Miller-Friedmann,J. (2017) Review of SES and science learning in formal educational settings: A report prepared for the EEF and the royal society. London, United Kindom: Education Endowment FoundationRead the rest

我們應該在讀寫教學上進行差異化教學嗎?

一項最近出版的統合分析探討了適異性教學對小學生的讀寫能力影響。適異性教學即是指教師「根據每位學生於準備程度、學習背景和興趣方面的差異,修改教學內容、過程、及/或成品」,這些修改可以在教學前預先設計,或於教師回應學生學習時有機地發生。教學可透過調整內容(學生學習的內容)、過程(學生的學習方式)或成品(學生如何展示學習方式)進行適異化。這項統合分析嘗試系統地檢視普通教師於平常的課堂(第一級)進行適異性教學是否有效,以及是否有因素能解釋效能上的分別。

這項回顧共納入18項研究,結果如下:

  • 所有研究都在理解(效應值= +0.09)和文字閱讀(效應值 = +0.20)上錄得正面的顯著結果,但對於流利度或詞彙量則沒有顯著影響,但這可能因為評估這些結果的研究數量有限。
  • 另外,作者亦展示了適異性教學對寫作結果有大幅度的影響,但鑑於研究數量較少並且依賴研究人員制定的測量方法而非標準化測試,應謹慎解釋這些結果。

還需要注意的是,只有三種方法(個別化學生教學、全校式閱讀增潤模式、綜合課程模式/威廉與瑪麗文科課程)進行了一項或以上的效能研究。雖然指導閱讀是一種廣泛使用的方法,但並沒有研究可以滿足統合分析的納入標準。整體而言,這項統合分析強調了在基於證據的方法的支持下,教師進行適異性教學的潛力。

 

文獻來源: Puzio, K., Colby, G. T., & Algeo-Nichols, D. (2020). Differentiated literacy instruction: Boondoggle or best practice?.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Doi:10.3102/0034654320933536Read the rest

早期的閱讀計劃能幫助有閱讀困難的年幼讀者嗎?

早期的閱讀教學是否能改善有閱讀困難讀者的學習成果?一篇發表在《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的回顧就聚焦於就讀一至三年級中有閱讀困難的學生,探討了以上問題。

研究團隊對2002至2017年期間進行的33項研究進行了系統性回顧,以檢視閱讀干預對英語單詞和假詞閱讀、閱讀理解、及段落流利度的影響。本回顧總共收集了128個效應值(人數 = 11,737),這些效應值的範圍由-0.20到+1.37。

  • 研究發現平均效應值為+0.39(p <0.001),證實了早期閱讀干預普遍是有效的,而編碼和書寫干預比語音意識干預更為有效。
  • 統合分析結果亦顯示,一對一教學(效應值 = + 0.46)比2-5名學生一組的小組教學(效應值 = + 0.31)更有效。

研究結果亦顯示,教學人員的身份(如研究人員、合格教師、大學生或專業人士等)不會對結果產生顯著影響。

 

文獻來源:Gersten, R., Haymond, K., Newman-Gonchar, R., Dimino, J., & Jayanthi, M. (2020). Meta-analysis of the impact of reading interventions for students in the primary grades.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13(2), 401-427.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