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SWPBS 的長期影響存在嗎?

過去二十年來,以減少問題行為和支援情緒健康及社交關係為重點的干預計劃在全球越來越普遍。其中一項這樣的計劃,「學校全方位支援正面行為」(SWPBS)有堅實的證據基礎,能夠在短期內改善社交情緒和學業成績。然而,關於這項干預的長期影響之證據仍然缺少。

Borgen及其同事研究了SWPBS對學生學業失敗和邊緣化的長期影響。具體來說,他們使用全挪威的登記數據(N = 964,924)檢視短期考試成績和長期學業成績、高中輟學、學校行為和青年犯罪。所有挪威小學(1-7年級)都包含在研究中(N  = 2,366),其中216所學校(9%)已實施SWPBS。作者使用雙重差異法將就讀過 SWPBS 學校的學生與沒有就讀過 SWPBS 學校的學生進行了比較。他們還檢示了計劃成效是否對面臨學業失敗和行為問題風險的學生更大。

  • 這項研究沒有發現對高危學生或所有學生產生長期效用的證據。
  • 然而,即使是最有效的干預措施,其效用也往往會隨著時間而減少。

SWPBS在這裡缺乏正面的長期效用,這並不能否定過去關於短期正面結果的證據,但指出需要進一步研究,澄清這一發現。

 

文獻來源:Borgen, N. T., Raaum, O., Kirkebøen, L. J., Sørlie, M.-A., Ogden, T., & Frønes, I. (2021). Heterogeneity in short- and long-term impacts of School-Wide Positive Behavior Support (SWPBS) on academic outcomes, behavioral outcomes, and criminal activity.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14(2), 379–409. https://doi.org/10.1080/19345747.2020.1862375Read the rest

兒童科學體驗與後期科學成績

雖然不少注意力集中於科學教學對中學及高中成績的影響,但較少的研究關注於小學階段接觸探究式科學對其學術成果的長期影響。因此,University of Toledo的Kaderavek和其同事針對1-3年級學生進行了一項干預縱向調查。NURTURES計劃涵蓋了兒童早期科學體驗的兩方面:(1)基於課堂的科學探究教學和(2)家中的非正式科學實踐。NURTURES教師參加專業發展訓練,以促進基於查詢的科學實踐和與學生的討論。此外,為了吸引家庭參予,NURTURES教師在整個學年中向學生送上四次家庭錦囊。這些錦囊有助學生在家裡實踐科學(如:形成假設、實驗設計和數據收集)。 作為NURTURES干預的最後一部分,家庭被邀請參加六項社區活動,例如有組織地參觀科學中心、農場、公園和動物園,旨在進一步將家庭融入「科學」社區。

在有短期果效的證據支援下,研究人員使用准實驗設計進一步探討了NURTURES計劃的長期影響,將曾參加NURTURES計劃教師與從未選擇參加NURTURES計劃教師之學生進行配對。研究樣本為中西部城市一大型學區內 41所小學組成,當中任何學生於2012-2016年期間在就讀1-3年級,其數據於升上5年級後被收集。樣本包含1,588名學生,其中434曾受教於NURTURES老師,故為實驗組,其他1,154名學生為對照組。研究人員以混合模型分式,結果顯示:

  • 實驗組在五年級科學測試中得分明顯高於對照組(+0.16)。
  • 干預效果大致相當於男孩和女孩之間的成就差距。即是,平均而言,實驗組的女孩得分與對照組的男孩大致相同。
  • 遵循類似的邏輯,干預的影響收窄了白人學生和非白人學生分數之間的差距。

研究其中一個限制是教師可選擇參加或不參加NURTURES,從而引起選擇性偏差。即使有限制,這些發現也顯示了兒童的科學體驗對以後學業成績的重要性,並建議在小學早期應有更多的時間用於科學教學。

 

文獻來源:Kaderavek, J. N., Paprzycki, P., Czerniak, C. M., Hapgood, S., Mentzer, G., Molitor, S., & Mendenhall, R. (2020). Longitudinal impact of early childhood science instruction on 5th grade science achievemen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cience Education, 42(7), 1124–1143. https://doi.org/10.1080/09500693.2020.1749908Read the rest

對空間活動的興趣預測空間能力的發展

有證據表明,兒童對具體活動的早期興趣與後來在相應能力方面取得的成果有關。最近發表在《Contemporary Education Psychology》上的一項研究探討了兒童對空間活動之興趣在其空間能力發展中的作用。研究人員從香港4所本地非牟利幼稚園,共招募197名來自中產家庭的兒童(平均年齡=52.7個月)。

兒童的空間能力在兩年期間(K2和K3學年的春季和秋季)測量了4次(T1 到 T4),使用16項視覺空間技能測試,要求學童找出與其他四個圖案部分或完全不同方向的目標圖案。兒童對空間和藝術活動的興趣由其母親報告,母親在《簡要閱讀興趣表》(BRISC)的13項活動中按子女的興趣大小排序。要求父母報告他們對子女空間能力發展的期望。母親們報告了家庭SES。在控制兒童的年齡和性別、父母期望和家庭SES之後,進行了成長曲線模型分析,以研究兒童對空間活動的興趣與空間能力的成長軌跡之間的關係。結果顯示:

  • 初始空間能力較高的兒童隨後的空間能力增長率較低。
  • 兒童對空間活動的興趣與其最初的空間能力無關(效應值 = -0.14,p = 0.128)。
  • 然而,T1時對空間活動的興趣越高,預計未來一年半空間能力增長更快(效應值 = +25,p = 0.042)。
  • 兒童的性別與初始空間能力或增長率無關。

作者聲稱,本研究中測量的興趣類型是個人興趣,這是一種相對穩定和長期的特質類型。無論能力測試表現如何,保存和促進兒童的興趣都很重要。作者還承認,使用基於BRISC的活動排序是一種非常規的興趣測量方法,也是這項研究的一個限制。

 

文獻來源:Xiao, N., & Zhang, X. (2021). Interest in spatial activities predicts young children’s spatial ability development: A two-year longitudinal study. Contemporary Educational Psychology, 64, 101943. https://doi.org/10.1016/j.cedpsych.2021.101943Read the rest

家長參與對提高兒童讀寫能力的重要性

家長監督下的兒童家庭閱讀可以補充課堂閱讀。發表在《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的一篇論文調查了「家長一年參與」計劃對小學生閱讀技能發展的影響。

研究人員採用學校層面的集群隨機方式,從坦尚尼亞招募了600名二年級學生,分為實驗組(12所學校,264名學生)和對照組(12所學校,336名學生)。於兒童性別、家長性別、家長教育水平和收入方面,兩組皆為相近。干預包括四個部分:教師和家長培訓班、家長和孩子在家共同閱讀、家長和教師之間的夥伴關係、和家長參與兒童的功課。

感興趣的結果包括閱讀成績的三個方面:單詞解碼、閱讀流暢性和閱讀理解。

  • 結果顯示,在一年干預結束時,單詞解碼、閱讀流暢性和閱讀理解能力顯著增強。
  • 干預8個月後的後續評估顯示,解碼、流暢性和閱讀理解能力有可持續的改善。

這項研究強調了父母參與兒童讀寫能力發展的重要性。研究人員還認為,良好的教師與家長夥伴關係可以產生更強的效果。

 

文獻來源:Kigobe, J., Van den Noortgate, W., Ligembe, N., Ogondiek, M., Ghesquière, P., & Van Leeuwen, K. (2021). Effects of a Parental Involvement Intervention to Promote Child Literacy in Tanzania: A Cluste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0(0), 1–22. https://doi.org/10.1080/19345747.2021.1931998Read the rest

一對一輔導對提升早期讀寫能力的果效

 

SPARK(現改名為Future Forward)由大密爾沃基男孩和女孩俱樂部(BGCGM)於2005年開發,是一項針對高貧困學校學生的早期讀寫能力的干預措施。作為學校-社區-家庭夥伴策略,該計劃旨在通過AmeriCorps義工或大學生提供的校內一對一輔導且提供家庭參與,提高K-3學生的讀寫能力。

Jones and Christian 評估了SPARK在密爾沃基7所公立學校的影響,這些學校主要為低收入有色人種學生提供服務。他們隨機將576名K-2年級的參與學生分成干預組或對照組。大多數學生是非裔美國人(79.7%),95.3%的學生有資格享用免費或減價午餐。計劃開始時,大部分合資格參與的學生(85%)閱讀水平偏低。實施兩年後,比較SPARK和對照組,結果顯示:

  • SPARK對基礎讀寫能力(PALS:效應值 = +23)和上學天出席率有顯著的積極影響。
  • 然而,對閱讀成績於兩年後沒有影響(MAP:效應值= +0.10)
  • 以基線測試成績把參與學生分為高和低兩部分,低成績組SPARK學生有更好的基礎讀寫能力(PALS:效應值 = +0.46),但對出席率或閱讀成績(MAP)沒有顯著影響。

這項研究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支持使用校內輔導來加速學生的讀寫能力,特別是那些成績較低的學生。

 

文獻來源:Jones, C. J., & Christian, M. (2021). The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Control Trial Evaluation of the SPARK Literacy Program: An Innovative Approach that Pairs One-on-One Tutoring with Family Engagement. Journal of Education for Students Placed at Risk (JESPAR), 26(3), 185–209. https://doi.org/10.1080/10824669.2020.1809419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