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義務補習的效果

Markovitz及其同事最近報告了先前一項隨機對照試驗的複製和擴展,該試驗的重點是為高風險初小學生提供閱讀義務補習。該研究聚焦於明尼蘇達州和威斯康辛州Reading Corps計劃的效果,兩者皆屬於AmeriCorps計劃。2014年的初步研究僅關注明尼蘇達州,只限評估對二年級和三年級學生的影響。作者認為本研究之所以有用是因為該補習計劃的各個方面已經改變,他們現正評估兩個獨立計劃的補習效果,並且現在能夠評估計劃對二年級和三年級學生更長期的影響。研究使用了配對設計,其中學生根據他們的基線秋季考試成績進行配對,然後將一名學生分配到對照組,而另一名學生被分配到補習計劃。該研究的明尼蘇達州部分包括60名幼稚園學生、160名一年級學生、190名二年級學生和212名三年級學生,而威斯康辛州部分則包括了64名幼稚園學生和112名一年級學生。

明尼蘇達州的效果:

  • 在一個學期的補習計劃後,幼稚園學生在一分鐘內比對照組的學生多識別出9個字母聲音(效應值 = + 0.85)。
  • 在一個學期的補習計劃後,一年級學生在一分鐘內比對照組的學生多識別出3個字母聲音(效應值 = + 0.81)。
  • 他們還比對照組的學生多朗讀3個單詞(效應值 = + 0.61)。
  • 最後,在一年的補習計劃後,二年級和三年級學生比對照組的學生多朗讀4個單詞(效應值 = + 0.28)。

威斯康辛州的效果:

  • 在一個學期的補習計劃後,幼稚園學生在一分鐘內比對照組的學生多識別出5個字母聲音(效應值 = + 0.55)。
  • 在一個學期的補習計劃後,一年級學生在一分鐘內比對照組的學生多識別出7個字母聲音(效應值 = + 0.46)。

在這兩個州分的補習計劃中,較年幼兒童獲益最多,幼稚園學生都超過了基準成績水平,而對照組的學生仍然落後於同級水平。儘管取得進展,但補習計劃中較年長的學生無法達到他們的年級基準分數。這項研究顯示結構化義務補習在閱讀中的有效性,對於較年幼的學生尤其如此。

 

文獻來:Markovitz, C. E., Hernandez, M. W., Hedberg, E. C., & Whitmore, H. W. (2021). Evaluat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a Volunteer One-on-One Tutoring Model for Early Elementary Reading Intervent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eplication Study.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https://doi.org/10.3102/00028312211066848Read the rest

多一年幼稚園教育重要嗎?

2009年,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啟動了「一村一園計劃」(OVOP)倡議,旨在推動中國所有幼童都能接受免費幼兒教育(ECE)。根據2017年的統計數據,城市地區幾乎所有兒童(98%)接受學前教育,而貧困和農村地區兒童只有30%。OVOP是一個取自各種來源的資助計劃,包括設施、教學組成部分以及政策和組織運營。該計劃使農村兒童可以不用在花數小時交通時間的情況下接受學前教育。Chen及其同事用中國最貧窮省份之一貴州省松桃縣2015年至2018年的學生數據,檢示了不同類型ECE教育對一年級至四年級學生學業成績的影響。研究比較了五種類型的ECE教育經驗:

  1. 鄉鎮公立幼兒教育中心:由公共資金支助,通常質量和設施較好
  2. 鄉鎮私立幼兒教育中心
  3. 3年 OVOP ECE
  4. 2年 OVOP ECE
  5. 沒接受幼兒教育

一般來說,鄉鎮公立幼稚園的學生的社經地位最高,其次是私立鄉鎮,而 其他三組具有相似的背景及社經地位最低。該研究進行多項式傾向分數匹配,試圖減少選擇偏差。通過比較每個學年的中文、數學和英語的終期考試總成績來度量兒童的學業表現。

檢示一年級考試成績發現:

  • 鄉鎮公立幼稚園學生在五個組別中得分最高,其次是3年 OVOP、2年 OVOP、鄉鎮私立,最後是沒有接受幼兒教育組別。
  • 沒有接受幼兒教育學生的得分明顯低於其他四組。
  • 3年 OVOP和2年 OVOP之間沒有顯著差異。

關於從一年級到四年級的學業成長:

  • 3年 OVOP組的增長速度快於鄉鎮公立組,並且與該組的差距從一年級的14 SD減少到四年級的0.05 SD。
  • 2年 OVOP組的增長速度不及3年 OVOP組,其成績落後於3年 OVOP,差距從一年級的02 SD增加到四級的0.18 SD。

總而言之,鄉鎮公立幼稚園學平均成績一貫最高。3年OVOP組和2年OVOP組在第一年開始時處於同一水平,但是3年OVOP組的增長速度快於2年OVOP,因此2年OVOP落後於3年OVOP,於四年級時兩者成績相差近0.2SD。沒有幼兒教育的學生成績持續最低。

作者得出結論,認為OVOP帶來的多一年幼稚園教育對學生的學習產生了巨大的影響。2年OVOP組沒有趕上3年OVOP的考試成績,且3年OVOP組更能縮短與鄉鎮公立幼稚園組之間的成績差距。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Chen, S., Zhao, C., Chen, C., Wu, Z., Snow, C. E., & Lu, M. (2022). Does One More Year Matter? Dosage Effect of the One-Village-One-Preschool Intervention in Rural China.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1–26. https://doi.org/10.1080/19345747.2021.2006383Read the rest

幼童使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影響

Mallawaarachchi及其同事最近進行的一項統合分析聚焦幼兒專注於使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與兒童早期社會心理、認知和睡眠相關發展因素相關性的研究。統合分析對來自不同國家的19篇文章進行了研究。這些研究中兒童的平均年齡從1.43歲到5.42歲不等。

統合分析的總體結果表明,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使用與兒童特定因素之間存在細小的負相關(r = −.08,p = .001)。然而,在單獨分析這些兒童特定因素時,大多數因素並沒有顯示出與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使用的顯著關聯。以下因素與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使用沒有顯著關聯:

  • 社會心理因素 (r = −.07, p = .115)
  • 自我調適 (r = −.03, p = .65)
  • 認知因素 (r = −.07, p = .14)
  • 語言發展 (r = −.09, p = .09)
  • 執行功能 (r = −.09, p = .14)

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使用只與睡眠情況呈顯著關聯(r = −.15,p <.001)。另一項側重於父母看法的分析顯示,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使用的使用與兒童特定因素呈更強負相關(r = −.31,p < .001)。

這項統合分析中的研究結果表明,兒童早期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使用量的增加與兒童特定因素呈負相關。然而,這種關聯很弱,且與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使用負相關的個人因素亦不太清楚。仍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更好地了解這種關聯,從而可能完善對兒童早期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使用的建議。

 

文獻來:Mallawaarachchi, S. R., Anglim, J., Hooley, M., & Horwood, S. (2022). Associations of smartphone and tablet use in early childhood with psychosocial, cognitive and sleep facto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 60, 13–33. https://doi.org/10.1016/j.ecresq.2021.12.008

 … Read the rest

「好行為」遊戲適用於誰?

有充分的證據指出社交情意學習計劃有助學生的行為和學業成果。然而,很少有研究著眼於使這些計劃對「何人」和「為何」起作用。發表於《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一項研究檢示了實施變異和參與者風險狀態如何預測破壞性行為。在這個大型集群隨機對照試驗中,77所英國小學(3,084名6-7歲的兒童)被分配到接受Good Behavior Game「好行為」遊戲的干預組或如常教學的對照組。GBG是一種普遍的行為管理干預,鼓勵學生監察自己的行為,以換取有形的獎勵。

由於數據的集群性質,該研究採用多層線性模型分析數據。這項研究使用了治療意向分析法(intention-to-treat)及遵從者平均因果效應(complier average causal effect)樣本,以比較兩者之間的發現。有趣的是,治療意向分析發現,干預對兒童的破壞性行為沒有顯著影響。然而,遵從者平均因果效應估計(使用劑量,即參與時間作為指標)發現,在兩年內至少1,030分鐘使用良好行為遊戲的遵從者中,干預能顯著減少破壞性行為(效應值 = -1.35)。

此外,干預對遵從者的影響因學生的風險因素而異。與無風險的學生相比,行為風險因素高的學生隨著劑量(即參與時間)的增加而改善更多(β = 0.41),而隨著劑量的減少而減更少(β = 0.22)。這項研究強調了全班參與「好行為」等遊戲的價值,即使只是為了少數風險最大的學生的利益。

 

文獻來:Humphrey, N., Panayiotou, M., Hennessey, A., & Ashworth, E. (2021). Treatment effect modifiers in a randomized trial of the good behavior game during middle childhood.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89(8), 668–681. https://doi.org/10.1037/ccp0000673

註:

  • 「治療意向分析法」(intention-to-treat, ITT):一致地根據隨機分配組別來分析參與者的數據,不論參予者是否接受了指定的干預。
  • 「遵從者平均因果效應」(complier average causal effect, CACE):通過使用試驗中干預組和對照組的遵從者和非遵從者之數據來估計效應值。
  • 遵從者:根據研究人員的期望實踐的參與者。
Read the rest
小組數學教學是否適用於所有學生?

最近在挪威進行的一項隨機評估檢示了小組數學教學對小學學生學業成績的影響。該研究涉及挪威10個城市的159所小學和14,891名學生。學校被隨機分配接受干預組或對照組(如常教學)。

干預組的學生每週3-4小時離開常規數學課堂,分成不同小組,且每組學生能力相約。因此,以小組教學形式教授的對象是所有學生,而不僅僅是成績不佳的學生或有不及格風險的學生。此項干預持續了一到兩年,每年進行兩次4-6週的干預。

經過一兩年的干預,作者通過挪威國家測試評估了干預對五年級學生數學成績的影響 。結果顯示,小組教學干預對學生的數學成績有顯著的正面影響(ES = +0.06)。雖然長期影響很小,但作者得出結論,低劑量的小組補習可以增加所有能力水平的學生的數學成果。

 

文獻來(開放取用:Bonesrønning, H., Finseraas, H., Hardoy, I., Vaag Iversen, J. M., Nyhus, O. H., Opheim, V., Salvanes, K. V., Sandsør, A. M. J., & Schone, P. (2021). Small Group Instruction to Improve Student Performance in Mathematics in Early Grades: Results from a Randomized Field Experiment (SSRN Scholarly Paper ID 3979348).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https://doi.org/10.2139/ssrn.3979348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