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Breakfast After-the-Bell」計劃學校的學生是否有較低的缺席率?

隨著更多缺席數據可被檢視,美國學生損失學校時間的情況變得明顯,甚至在新冠病毒疫情出現之前亦如是。作為回應,研究人員與政策制定者一直在辨識可能減少學生缺席情況的學校計劃。

「Breakfast After-the-Bell」是一項校本的計劃,在學校開始後提供早餐,而不是傳統在學校開始前提供早餐的模式。計劃在課室提供早餐,或者從食堂提供外賣,讓學生在第一節課堂、或第一節與第二節之間進食。

在一篇於《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發表的文章中,Jacob Kirksey和Michael A. Gottfried檢視了實施這項早餐計劃是否可以減少學校曠課的情況。他們探索了全州份規模的縱向數據庫(科羅拉多州和內華達州),當中包括了學校早餐的資訊,並和全國長期缺席率的數據相連結。他們採用了清晰及模糊的斷點迴歸設計來檢驗計劃的影響。

研究結果顯示,參與「Breakfast After-the-Bell」的學校在長期缺席率方面有統計學意義上的顯著下降,成效最大的是高中學生、早餐參與率較高的學校(包括整體學校和有資格享用免費午餐的學生)、提供全天候免費餐點的學校、和郊區學校。

 

文獻來源:Kirksey, J. J., & Gottfried, M. A. (2021). The effect of serving “Breakfast After-The-Bell” meals on school absenteeism: Comparing results from 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designs. 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 43 (2). 305-328. Read the rest

中學閱讀計劃的成效

中學閱讀成績在近年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在《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中,Baye及其同事對中學閱讀計劃的整體成效進行了一項量化的綜合研究,當中辨識了69項符合高證據標準的研究,包括了62項隨機設計和7項準實驗設計的研究,其中所有研究均在美國和英國進行。

所分析的研究中評估了51項計劃,分為10類。其中有7個類別的整體加權成果正面,包括輔導干預計劃(效應值 = + 0.24)、合作學習(效應值 = + 0.10)、全校式干預(效應值 = + 0.06)、以寫作為中心的方法(效應值 = + 0.13) 、以內容為中心的方法(效應值 = + 0.08)、以策略為中心的教學(效應值 = + 0.09)、和小組/個人化輪換(效應值 = + 0.09),而以生詞為中心的方法、個人化方法、和密集小組方法均無統計學意義上的正面結果。

分析還運用了隨機效應模型檢視了兩項交叉的因素,即額外的閱讀時間和應用科技。結果如下:

  • 提供額外閱讀時間與否的研究結果之間沒有顯著差異。
  • 而與只有很小或沒有科學元素的研究相比,運用了大量科技元素的研究亦沒有更大的成效。
  • 研究團隊同時對人口背景及方法論等因素進行研究,有閱讀困難的學生與全體學生相比,及初中學生及高中學生相比,在效應值上亦有類近的成果
  • 對於英語學習者,研究發現了有希望的結果。
  • 在研究設計方面(即隨機或準實驗設計、聚類或學生層面的設計)並沒有發現明顯的調節作用。

此外,作者總結了具有正面成效的計劃之間的共通點,包括:(1) 強調學生的動機、同儕關係、師生關係及社交情緒學習及 (2) 支援學生的良好寫作。

 

文獻來源:Baye, A., Inns, A., Lake, C., & Slavin, R. E. (2019). A synthesis of quantitative research on reading programs for secondary students. 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54(2), 133-166.Read the rest

師生關係對來自較低社經地位家庭的中國學生尤為重要

在最近發表於《Current Psychology》上的一篇文章中, Liu及其同事對師生關係對成績的影響進行了多層次分析。

這項研究使用了來自中國的地區教育評估計劃的數據,該計劃是一項國家研究項目,在2016年進行了標準化評估和調查。本研究使用的數據包括來自164個班別的129個數學老師和8,707位四年級學生。該調查檢視了師生關係、學生在數學方面的學術自我效能、社會經濟地位和數學成就之間的關係。學生的社會經濟地位是根據父母的最高學歷、父母的最高職業地位以及家庭資產(包括家裡藏書)來評估的。分析顯示:

  • 家庭社經地位對數學成績的影響是由學術自我效能感中介的。
  • 師生關係與家庭社經地位對自我效能感有著重大的交互影響。
  • 通過影響數學的學術自我效能,師生關係調節了家庭社經地位與成績之間的間接關係。

然而,作者指出,該研究僅從正面方面(親密度)檢視了師生關係。他們建議進一步的研究可以從負面的角度(衝突)探討是否有相同影響。

 

文獻來源:Liu, H., Liu, Q., Du, X., Liu, J., Hoi, C. K. W., & Schumacker, R. E. (2021). Teacher-student relationship as a protective factor for socioeconomic status, students’ self-efficacy and achievement: a multilevel moderated mediation analysis. Current Psychology.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Doi: 10.1007/s12144-021-01598-7Read the rest

心態如何影響中國小學生的數學成績?

儘管人們越來越強調STEM教育的重要性,但許多人仍然認為數學能力是天生的。 Su和同事在最近發表於《Frontiers in Psychology》上的一篇文章中,就探討了心態如何影響中國小學生的數學成績。

位於烏魯木齊市兩所公立小學的466名五年級學生參加了這項研究。參與學生完成了一項調查,調查評估了學生的心態、數學自我效能感和失敗信念。研究團隊還通過烏魯木齊五年級春季學期教育質量評估獲得了他們的數學成績。分析顯示:

  • 男學生的數學自我效能和成長心態水平顯著高於女學生。
  • 但是,在失敗信念和數學成績上,男學生與女學生沒有什麼不同。
  • 成長心態對數學成績有顯著的正面影響,這是由數學上的自我效能感和失敗信念所中介的。

作者認為,該研究強調了失敗信念和數學自我效能的關鍵中介作用,成長型心態通過它們對數學成績產生影響。換句話說,當學生面臨挑戰時,心態能通過提高自我效能感而對數學成績產生重要影響。

 

文獻來源: Su, A., Wan, S., He, W., & Dong, L. (2021). Effect of intelligence mindsets on math achievement for chinese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Math self-efficacy and failure beliefs as mediator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12:640349. Doi: doi: 10.3389/fpsyg.2021.640349.

 … Read the rest

什麼對有閱讀困難的小學生有用?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 教育研究與改革中心 就針對有閱讀困難小學生的有效計劃進行了一項統合分析,該分析最近刊登在《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上。

有來自65項研究的51個計劃被納入回顧,其中有83%是隨機實驗,17%採用準實驗設計。在納入研究後,分析基於在美國被廣泛運用的「支援—成效模式」把研究分為五類。「支援—成效模式」提供了一項分類方法,把預防性的閱讀干預分為普通教育班級(第1層)、中等強度干預(第2層)或強化干預(第3層)。結果顯示:

  • 輔導計劃(效應值 = +0.26)具有明顯的正面成果,其中與小組輔導(第2層,效應值 = +0.24)相比,一對一輔導(第3層,效應值= +0.41)的成效更大。
  • 結合了輔導和全班支援的多層全校式支援(第1層)的效果與輔導計劃相似,其優點是可以吸引更多的學生。
  • 多層全校式支援和全班的第一層支援的效應值並不顯著,效應值大小分別為+0.27和+0.31。技術支援的適性教學(第2層)的效應值很小,並不顯著(效應值= +0.09)。

 

文獻來源: Neitzel, A. J., Lake, C., Pellegrini, M., & Slavin, R. E. (2020). A synthesis of quantitative research on programs for struggling readers in elementary schools. 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 Advanced online piblication. Doi: 10.1002/rrq.379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