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混合學習模式對學生成績的影響

Li及其團隊最近進行了一項統合分析,以調查混合學習對 K-12 學生成績的影響。近年來,混合學習在 K-12 教育中越來越受歡迎,尤其在 COVID-19 之後更是如此。混合式學,是指傳統的面授與在線學習相結合。在這項統合分析中,在線學習被定義為這樣的正規教育:部分教學和內容通過線上傳授給學生,學生某程度上可以控制時間、地點、路徑和/或速度。

該統合分析納入從2000到2020年發表的84項研究,共112個效應值。

  • 總體而言,與僅面對面學習相比,混合學習方法顯示出更大的效果(效應值 = +0.65),且異質性很大。
  • 學習成績領域之間的效果差異顯著不同。認知領域(例如考試成績,效應值 = +0.74)最強,其次是情感領域(例如滿意度和動機,效應值 = +0.52)和心理動作領域(例如,涉及動作的技能能力,效應值 = +0.46 )。
  • 關於調節分析,混合學習模型之間沒有發現顯著差異,當中翻轉教室的效果最大(效應值 = 0.79),實驗室輪轉的效果最小(效應值 = +0.30)。
  • 兼具小組活動的混合學習(效應值 = +0.94)效果大於沒有小組活動的混合學習(效應值 = +0.18),然而,只有四項研究不包含小組活動。
  • 不同年級從混合式學習模式中獲得不同程度的益處。雖然對幼稚園沒有顯著成效(只有 2 項研究),但小學 (效應值 = +0.70) 和中學 (效應值 = +0.67) 都有顯著得益。
  • 不同學科表現出顯著不同的影響,計算機課程的效果最大(效應值 = +1.09),閱讀課程的效果最小(效應值 = +0.15)。
  • 統合回歸分析的結果表明,儘管科技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進步,但在 20 年的研究中,效應值沒有顯著變化。

 

出版偏差測試的結果表明數據中存在潛在的向上偏差。可能的原因之一是效果不顯著並且未發表的研究未納入在該統合分析中。儘管如此,作者相信這項統合分析的結果豐富了教育工作者對 K-12 教育中有效實行混合學習的理解。

 

文獻來源:Li, S., & Wang, W. (2022). Effect of blended learning on student performance in K-12 settings: A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Computer Assisted Learning, 38(5), 1254–1272. https://doi.org/10.1111/jcal.12696Read the rest

研究中測試與干預內容的一致性

最近發表在《Social Sciences & Humanities Open》上的一項研究為如何管理成果測試和干預內容之間一致性(對齊)的差距提供了指引。在現實中進行研究時,研究人員嘗試通過解釋研究瑕疵(例如:測量誤差或實施問題)的影響來減少結果偏差。不僅是瑕疵,其他因素也會影響效果的大小。其中一項因素是計劃內容及測試成果之間的內容對齊(一致性)。如果研究人員開發的測試與干預內容過度一致,則使用研究人員開發的測試通常與更大的效應值相關。

考慮到計劃內容與測試過度一致的問題,以此產生了放大效應值的傾向,作者提出了一種量化「差異一致性」的計算方法,該方法不同於其他研究人員的方法,因為它不依賴於評量工具的個別項目層面,而是基於不同干預組別計劃內容和評估來獲取信息。「差異一致性」主要量化了干預組和對照組之間測試一致性的差異。

在說明了實施這種方法的一些挑戰之後,作者建議研究人員詳細說明特定主題的一致性和整體差異一致性值。至少,通過在研究附錄中包含一致性資料和完整版本的成果測試工具,研究綜合者將能夠更好地計算整體差異一致性。通過這種方式可提供回顧標準,增強統合分析調節因素的分析,並可能建立綜合分析的納入標準。事實上,更好的綜合分析將幫助前線工作者和政策制訂者對計劃項目或教學方法的潛力做出更好的決定。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Taylor, J. A., Polanin, J. R., Kowalski, S. M., Wilson, C. D., & Stuhlsatz, M. A. M. (2022). Addressing test fairness in education research: A process for quantifying the alignment between outcome measures and education interventions. Social Sciences & Humanities Open, 6(1), 100312. https://doi.org/10.1016/j.ssaho.2022.100312Read the rest

補習實施的系統性回顧

在過去的兩年中,Covid-19 全球性疫情在不同程度上中斷了學生的學習。許多研究表明,學生接受小組或一對一學術支持的補習計劃可有效提高學業成績。然而,很少有回顧總結這些補習計劃實施的證據。布朗大學的一組研究人員對 40 項研究進行了系統性回顧,以綜合補習計劃的實施過程及其經驗。

這篇回顧提供了三方面的結論:

  • 這項回顧把補習歸納為五種互不排斥的概念:
    1. 補習旨在促進學術技能的發展和積極學習態度的培養;
    2. 補習是創新的,因為它重新分配了權力和教學角色;
    3. 補習支援職前教師為課堂教學做準備;
    4. 補習是一個市場,補習導師競爭提供高質素的補習資源;
    5. 補習服務可以通過社區夥伴關係更好地滿足學生和家長的需求。
  • 補習的實施和經驗與以下因素有關:
    1. 是否有足夠優質的補習導師;
    2. 如何獲取有關補習計劃效果的準確且具有可實施性的數據;
    3. 學生和家庭對補習的興趣如何;
    4. 實施補習計劃的工作人員行政能力如何;
    5. 校長對補習課程的認同程度如何;
    6. 如何選擇學生參加補習課程以及學生參與情況如何;
    7. 補習課程的時間表和設置有多靈活;
    8. 師生關係有否建立。
  • 補習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影響學生和導師:
    1. 補習對學生的影響因補習計劃的設計和實施而異;
    2. 一些導師在他們的教職生涯中獲得更好準備和熱情,而另一些則沒有。

本綜述提供了實施補習計劃要素的重要信息,並指出了進一步研究的方向。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White, Sara, Leiah Groom-Thomas, and Susanna Loeb. (2022). Undertaking complex but effective instructional supports for student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esearch on high-impact tutoring planning and implementation. (EdWorkingPaper: 22-652). Retrieved from Annenberg Institute at Brown University: https://doi.org/10.26300/wztf-wj14Read the rest

學術語言課程能否提高小學生的閱讀能力?

最近由教育科學研究院(Institute of Education Sciences, IES)資助的一項隨機評估調查了WordGen Elementary對學生閱讀成績的影響。WordGen Elementary包括一個閱讀、寫作和口語活動的課程,旨在增強學生對學術語言的理解和溝通,並提高他們的閱讀能力。計劃實施包括為教師提供專業發展支援。

該研究涉及美國五個州分的55所小學,英語的學習者(可指母語並非英語者,或英語水平不足者)比例很高。學生被隨機分配接受WordGen Elementary或繼續他們的常規課程。閱讀成績通過使用核心學術語言技能工具(CALS-I),Gates-MacGinite閱讀測試(GMRT)和州分ELA測試來評量。

一年後的結果顯示,對四年級和五年級學生的CALS-I(效應值 = -0.06),GRMT(效應值 = -0.08)和州分ELA測試(效應值 = -0.03)成績之影響幾乎為零。該研究分別分析了來自弱勢社群的學生和英語學習者的成績,發現效果與整體相似。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Corrin, W., Zhu, P., Shih, M., Brown, K. T., Teres, J., Darrow, C., Nichols, A., & Lack, K. (2022). The Effects of an Academic Language Program on Student Reading Outcomes (NCEE 2022-007).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Institute of Education Sciences,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Regional Assistance. http://ies.ed.gov/ncee .… Read the rest

基於遊戲的學習會影響學生的學業情緒嗎?

與傳統教學相比,通過教育遊戲學習的學生可能會獲得更多的學術成就。根據自我決定理論和控制價值理論,基於遊戲的學習(GBL)促進學生的「正面學業情緒」(PAE,例如:喜悅,自信,希望)並減少「負面學業情緒」(NAE,例如:焦慮,沮喪,感到空虛),因為教育遊戲很有趣,學生在其中體驗更多的自由和自主。然而,一些學者認為,在遊戲中的自由空間過大或未能達至遊戲目標可能會導致NAE(例如:猶豫,失望,沮喪)。

Lei及其同事最近的一項統合分析檢示了2000年至2021年43項研究中的61個效應值,以確定GBL對學生學業情緒的總體影響(包括正面和負面)和調節因素的效果(例如:遊戲類型,文化價值,年級)。符合條件的研究遵循在小學到大學進行的實驗組設計或準實驗設計。統合分析結果如下:

  • 總體而言,GBL在學習時提升了學生的PAE(效應值 = +0.53)並降低了他們的NAE(效應值 = -0.52)。
  • 對於文化價值觀,來自個人主義文化(例如:加拿大,德國)的學生和來自集體主義文化(例如:中國,韓國)的學生之間,GBL對PAE的影響沒有顯著差異。但是,對於集體主義國家(效應值 = -0.65)的學生來說,減少NAE的效果大於個人主義國家的學生(效應值 = -0.31)。
  • 在減少NAE時,非電子遊戲(k = 4,效應值 = -0.97)明顯優於電子遊戲(k = 17,效應值 = -0.37)。但這兩種類型在增強PAE方面沒有分別。
  • 與他人一起玩遊戲 (效應值=-0.90)對減少 NAE大於單獨玩遊戲(效應值 = -0.36)。但對增強 PAE沒有顯著差別。
  • 提升PAE和減少NAE的影響在高年級通常較大,但在小學較小。
  • 對於學術科目,降低NAE的程度在工程和技術科上更強,但在語言,社會科學,科學和數學方面較弱。

雖然被納入統合分析中許多研究對教育遊戲的操作定義沒有明確和一致地說明,但作者認為這項研究可以為教育工作者為學生設計或選擇遊戲提供一些資訊。還應該注意的是,少於五項研究(k)的類別的結果需要謹慎理解。

 

文獻來源:Lei, H., Wang, C., Chiu, M. M., & Chen, S. (2022). Do educational games affect students’ achievement emotions? Evidence from a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Computer Assisted Learning, 38(4), 946–959. https://doi.org/10.1111/jcal.12664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