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唱歌學詞彙

Lawson-Adams及其同事最近發表在《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上的一項研究,該研究探討了用唱歌和有節奏地誦歌方法向幼稚園學生教授詞彙的效果。研究人員使用了受試者內設計 (within-subjects design),參與者來自一個地區4個學前課室的56名學生(平均年齡 = 4.8歲)。干預在2週內每班進行3次,每次干預持續約15分鐘。每次干預包括3個活動:

  1. 只有圖片卡活動
  2. 圖片卡加唱歌活動
  3. 圖片卡加有節奏口語歌曲活動

每個活動由6個目標詞彙組成,教師在活動期間各說了4次。對於歌曲活動,每個單詞被說兩次,然後在歌曲中出現兩次,而在只有圖片卡活動中,每個單詞被說了4次。學生們對24個詞彙進行了前測和後測,其中18個單詞來自3個活動,另外6個對照單詞並非干預期間之目標。測試評估學生對這些單詞的接收性知識和生產性知識,通過要求他們分享他們對單詞的瞭解來評估。

  • 與對照詞彙相比,所有3項活動於接收性知識皆呈顯著的正面效果(只有圖片卡的效應值 = +0.49,唱歌的效應值 = +0.32,節奏口語歌曲的效應值 = +0.50)
  • 生產性知識同樣呈顯著正面效果(只有圖片卡的效應值 = +0.63,唱歌的效應值 = +0.86,節奏口語歌曲效應值 = +1.07)。
  • 對接收性知識,3項活動之間的效果沒顯著差別。
  • 然而,對生產性知識的效果,唱歌優於只有圖片卡(效應值 = +0.23)和有節奏的口語歌曲較只有圖片卡佳(效應值 = +0.40)。

這項研究提供了證據,證明與用圖片卡學習相比,歌曲有助於提高年幼學生對詞彙的生產性知識。相比回憶詞彙,生產性知識與深度認識詞彙的關聯更強,因此在為年幼學生設計學習活動時應考慮這些發現。

 

文獻來:Lawson-Adams, J., Dickinson, D. K., & Donner, J. K. (2022). Sing it or speak it? The effects of sung and rhythmically spoken songs on preschool children’s word learning.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 58, 87–102. https://doi.org/10.1016/j.ecresq.2021.06.008Read the rest

家長參與科學教育:越多越好?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師。學校教育成功需要家長的參與,但是一切事物皆有代價。鼓勵父母更多參與兒童科學教育的成本是什麼?Robinson及其同事使用隨機實地實驗來檢示短訊提示干預對科學教育的影響,並探索父母花功夫從其他科目轉移到科學的機會成本。

這項研究在英國進行。來自5所中學的7-11年級學生被隨機分配到干預組(n = 1,729)或對照組(n = 1,754)。干預前,兩組學生的背景特徵之間沒有統計學上的顯著差異。通過已有的短訊工具,干預組的學生家長每週都會收到大約兩條短信,促使他們向學生詢問與他們科學課程相關的具體問題。基本條件相同,但控制組的父母沒有收到簡訊。干預持續了一個科學單元,大約四到六週。結果表明:

  • 干預組學生關於科學課的家庭討論有所增加(效應值=+0.27),然而父母對其他行為的參與度降低,例如關閉電視/電腦/視頻遊戲,讓孩子睡覺,檢查孩子是否在學習(效應值= -0.24)。
  • 沒有發現對科學分數的顯著影響。

由於父母的時間和資源有限,減少父母的其他參與可能會增加成本效益比,使干預變得無用甚至有害。傳統觀點認為父母參與度越高總是越好的,與之相反,這項研究警告政策制定者,改變父母行為的干預措施可能是一把雙刃劍。

 

文獻來源:Robinson, C. D., Chande, R., Burgess, S., & Rogers, T. (2021). Parent engagement interventions are not costless: Opportunity cost and crowd out of parental investment. 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 01623737211030492. https://doi.org/10.3102/01623737211030492Read the rest

中國和荷蘭兒童自我高估的程度是否不同?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有多項研究表明,孩子們經常對自己在處理新任務和挑戰方面的能力感到過於自信。最近發表在《Child Development》上的一項研究調查了在中國長大的孩子和荷蘭兒童自我高估的程度。

使用記憶任務和運動任務,研究人員追蹤了學生在任務試驗中的估計和實際表現之間的差距。探討了兩種心理學解釋:

  • 監測缺陷:幼兒尚無能力可靠地監測和保留有關其能力和過去表現的資訊。
  • 一廂情願:幼兒往往無法可靠地區分他們的願望和期望。

參與者是約4至5歲的兒童。該研究分析了來自城市地區(溫州市)的約100名中國兒童和來自荷蘭約91至94名兒童的數據。孩子們估計了自己投擲球的距離,以及他們能正確回憶起的圖片卡的數量。對每項任務進行四次嘗試,並向兒童展示先前的結果以作進一步的估計。此外,實驗人員要求孩子們以類似於估計自己在這兩項任務中的表現的方式估計同儕的表現。

  • 對於運動任務,孩子們高估了他們的表現,是他們實際表現的兩倍多。
  • 對於記憶任務,孩子們也高估了他們的表現(高出約61%)。
  • 於孩子們自我高估兩項任務表現中,沒有證據顯示荷蘭和中國之間呈文化差異。
  • 在實際表現與隨後的運動任務估計(r = 0.46至54)之間發現顯著相關,但對於記憶任務沒有發現種相關性(r = -0.09至0.02)。
  • 孩子們高估了同儕在這兩項任務上的表現(運動任務:約88%;記憶任務:約98%)。沒有證據表明孩子們高估了自己的表現過於他們同儕的表現。
  • 從描述統計看,中國兒童傾向於估計自己的表現比同儕的表現差,而荷蘭兒童則認為自己的表現比同儕在這兩項任務中的表現都要好。

結果表明,兒童很少利用先前的表現來調整他們隨後的表現估計。此外,結果與一廂情願的解釋不一致,因為孩子們估計同齡人的表現不低於他們自己的表現。研究人員還指出,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較難估計同儕的表現。

 

文獻來(開放取:Xia, M., Poorthuis, A. M. G., Zhou, Q., & Thomaes, S. (2021). Young children’s overestimation of performance: A cross‐cultural comparison. Child Development, cdev.13709. https://doi.org/10.1111/cdev.13709Read the rest

BARR的有效性

Borman及其同事最近進行的一項隨機評估以檢示「建立優勢,降低風險」(BARR)對學生經歷和學業成績的影響。BARR是一個為應對學生成功的阻礙而開發的模型,由不同的策略組成,以建立和改善教職員之間、教職員和學生之間、以及學生之間的關係。學校的教師和管理人員通過對實施情況的觀察和反饋,接受初步培訓和持續的指導。

該研究涉及來自11所美國學校的約3,000名9年級學生,他們被隨機分配接受一年的干預或繼續他們的如常教學。學生的學業成績是通過標準化測試—西北評估協會(NWEA)的學術進展測量(MAP)—來量度的。學生經歷僅在測試後進行評估。結果顯示對數學成就有顯著的正面效果(效應值 = +0.11),但對閱讀沒有顯著效用(效應值 = +0.06)。

作者的結論是,BARR是一個有前途的模式,可以改善9年級學生及其教師的學校經歷。他們還強調,干預在成本和學校付出方面是適度的,參與研究的大多數學校會繼續實施BARR。

 

文獻來:Borman, T. H., Bos, H., Park, S. J., & Auchstetter, A. (2021). Impacting 9th grade educational outcomes: Results from a multisit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the BARR model. Journal of Research on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14(4), 812–834. https://doi.org/10.1080/19345747.2021.1917027Read the rest

「學校改善資助」措施的短期和長期效用

「學校改進資助」(SIGs)為州份教育機構提供的補助金,用於應對美國公立學校表現不佳的情況。SIG計劃要求學校從四個替代方案中選擇一個模式進行改革。

  • 轉型模式:要求改革學校的教學和評估系統,並改變領導層。
  • 改造模式:要求與「轉型」相同,並加上更換50%的教職員。
  • 重啟模式:要求關閉學校,並在一教育管理組織的領導下重開學校。
  • 關閉模式:要求關閉學校。

在這些模式中,大多數SIG學校選擇了轉型模式,一些學校選擇了改造模式,少數學校選擇了重啟模式。

最近的一項研究評估了SIG對學生學業成績和畢業率的影響,重點關注採用轉型和改造模式的學校。樣本包括99所學校和35,200名3年級和8年級的學生。從州份數據中收集由SIG資助開始前三年到結束後3至4年數學、英語學習 (ELA) 標準測試成績及畢業率。將66所SIG學校與同一地區的類似學校進行了比較。研究結果指出:

  • 數學成績在SIG實施後一年(效應值 = +0.12),及第三年(效應值 = +0.23)呈正面效果。並且3-4年後(效應值 = +0.12)產生顯著的長期影響。
  • ELA的效果在第一年後不明顯(效應值 = +0.04),但在第三年(效應值 = +0.12)則呈正面效果,並有明顯的長期影響(效應值 = + 0.11)。
  • 兩個SIG模式於第三年,改造模式的影響(數學:效應值=+0.30;ELA:效應值=+0.13)比轉型模式(數學:效應值=+0.19;ELA:效應值=+0.12)較大。
  • 3-4年後的長期影響對數學中的轉機模型是積極的和顯著的(效應值 = +0.18)。

本研究評估了政府對學校改革的投資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對學生的學業成績產生短期和長期影響。雖然SIG的資助按ESSA法例完結,但這項研究及其發現可能與州份和地區繼續改善表現不佳的學校有關。

 

文獻來:Sun, M., Kennedy, A. I., & Loeb, S. (2021). The longitudinal effects of school improvement grants. Educational Evaluation and Policy Analysis, 43(4), 647–667. https://doi.org/10.3102/01623737211012440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