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平衡閱讀與寫作元素的支援計劃:「1 + 1 > 2」

儘管許多回顧已經檢視了閱讀或寫作干預的效用,一項近期發表的統合分析採用了另一種方法,檢視聚焦平衡閱讀和寫作教學的計劃,檢視這些計劃是否更有效發展有關技巧。Graham及同事分析了46個來自47項研究的獨立計劃,每項計劃只有不多於60%的教學與閱讀或寫作有關,指出雖然同時聚焦於兩項技巧的支援計劃能提升閱讀及寫作,亦有研究指出閱讀教學能提升寫作技巧,並反之亦然,但尚未有研究分析平衡兩項元素的計劃。 

被納入分析的研究分為九類,包括:「合作學習」、「內容素養」、「早期讀寫」、「以家庭為本」、「以文學為本」、「補救課程」、「講授技巧」、「整體語言」、及「IBM之從寫作閱讀計劃」(一項電腦為本的計劃)。其中「合作學習」是最常見的計劃類型,其次是「從寫作閱讀」計劃、「補救課程」及「早期讀寫」方法。被納入分析的研究主要為準實驗研究、包括對讀寫表現的評估、於平常的教室進行、及聚焦於母語為英語的學生(15% 的研究以英語學習者為最主要的聚焦組別)。Graham及其同事發現:

  • 整體而言,這些支援計劃的結果正面,並於統計學上顯著,於「閱讀」及「寫作」成果上分別錄得 +0.33及 +0.37 的整體的平均加權效應值。
  • 從特定的技巧發展而言,閱讀理解(+0.39)、閱讀解碼(+0.53)、閱讀詞彙(+0.35)、寫作質素(+0.47)、寫作技巧(+0.18)和寫作成品(+0.69)亦錄得統計學上顯著的效應值。
  • 把閱讀計劃細分,合作學習(+0.48)、早期識字(+0.46)、補救課程(+0.28)和「從寫作閱讀」(+0.16)也有正面而統計學上顯著的效果。
  • 運用了「合作學習」(+0.37)和「補救課程」(+0.32)的寫作計劃也有統計學上顯著的效果。
  • 相反,運用「講解內容」的閱讀/寫作計劃並沒有對閱讀造成顯著的改善。而「從寫作閱讀」、「整體語言」、及「合作學習」計劃則沒有對寫作能力帶來顯著改善。

研究人員指出,部分計劃對改善寫作不具顯著的效應值,可能與計劃中的寫作教學形式有關,教學可能不夠明確或系統化,以協助學生在寫作範疇上發展更強的技巧。無論課程的立意或結構為何,相比起發展寫作技巧,教師也可能更側重於閱讀技巧的發展,影響計劃的實施。最後,與注重閱讀(效應值 = +0.37)或寫作(效應值 = +0.27)的計劃相比,採用均衡的閱讀和寫作教學方法(效應值 = + 0.66)的計劃對閱讀技巧有更大影響。

 

文獻來源Graham, S., Liu, X., Aitken, A., Ng, C., Bartlett, B., Harris, K. R., & Holzapfel, J. (2018). Effectiveness of literacy programs balancing reading and writing instruction: A meta‐analysis. 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53(3), 279-304.

Leave a Comment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