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能覆檢測驗答案,學生表現更佳

Joseph Hardcastle 及其研究團隊比較了學童在電腦化測驗(Computer-based tests)及傳統的紙筆測驗中表現的分別。研究用三種測驗方式評估了超過30000名美國四年級至十二年級(香港學制:小五至中七)學生對能源的理解,三種測試模式分別為紙筆測驗、容許學生選擇跳答部分題目及在過程中能夠隨意瀏覽試卷各部分的電腦化測驗、不容許學童覆檢已作答問題的電腦化測驗。

整體結果顯示容許學生跳答、覆檢及更正自己的答案,對較年幼的學生有利。與容許學生跳答、覆檢及更正自己答案的一項電腦化測驗表現相比,小學生(香港學制:小五及小六)及初中生(香港學制:中一至中三)在不容許覆檢自己答案的電腦化測驗中得分較低。在容許學生覆檢自己答案的電腦化測驗中,小學生所得的分數亦比在紙筆測驗所得的分數略高,但初中學生在這兩類測驗上的表現則沒有顯著分別。高中學生(香港學制:中四至中七)則在三類測驗上的表現都沒有分別。

研究發現性別對學生在紙筆測驗或電腦化測驗的表現只有輕微的影響;然而,並非以英語為主要語言的學生在兩項電腦測驗的表現都較在紙筆測驗為差。

 

文獻來源:Hardcastle, J., Herrmann-Abell, C.F.,& DeBoer, G. E. (2017. April 30). Comparing Student Performance on Paper-and-Pencil and Computer-Based-Test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2017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San Antonio, TX, US.… Read the rest

實施測驗之再思

Olusola O Adesope及其研究團隊進行了一項統合分析,以綜合(練習)測驗(Practice tests)對學習的成效,分析將(練習)測驗與其他非測驗的學習方式作比較,例如重複學習(Re-studying)、練習(Practice)、用作填補課堂內空餘時間的活動(Filler Activities)及沒有教材(No presentation of the material)等。

分析分別來自188項個別實驗中的272個獨立效應值(Effect size),顯示(練習)測驗與重複學習相比,(練習)測驗的加權平均數的效應值(Weighted mean effect size) 呈中等程度並且有顯著性差異(+0.51)。而(練習)測驗與用作填補課堂內空餘時間的活動及沒有教材相比,其加權平均數的效應值(Weighted mean effect size)更高(+0.93)。

再者,(練習)測驗的形式、數量及頻率亦有利於學生期終試的學習效益。(練習)測驗包含多項選擇題(Multiple choice)的加權平均數的效應值(Weighted mean effect size)(+0.70)相比短答題(Short-answer test)的(練習)測驗的效應值(+0.48)為高。學生在期終考試前進行一次(練習)測驗,比進行多個(練習)測驗更有顯著的成效。然而,值得留意的是進行(練習)測驗的時間,如(練習)測驗和期終試相隔不足一日,其效應值(Effect size)比在試前一至六日進行的(練習)測驗為低(效應值分別為+0.56及+0.82)。

 

文獻來源:Adesope, O. O., Trevisan, D. A., & Sundararajan, N. (2017). Rethinking the Use of Tests: A Meta-Analysis of Practice Testing.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87(3), 659-701.… Read the rest

青年階段的友誼會否影響成年後的精神健康?
由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Rachel Narr 及其研究團隊檢視了究竟青少年階段的友誼能否預測他們日後的精神及情緒健康。 研究追蹤了169位青少年,由15歲至25歲長達十年的時間。期間每年都會向他們進行調查,查詢他們視那些人為最親密的朋友,以及友誼的狀況。問卷亦同時評估受訪者的焦慮感(Anxiety)、社會接納度(Social acceptance)、自我價值感(Self-worth)、及抑鬱的徵狀(Symptoms of depression)。 研究發現,較早發展緊密友誼的15歲青年,在他們25歲時社會焦慮感會較低,自我價值感會較高,亦會有較少的抑鬱徵狀。然而,有很多朋友的青年,相比起擁有少數但關係親密朋友的青年,成年後會有較高的的焦慮感。 研究亦發現「擁有緊密友誼」及「受朋友擁戴」兩者相關程度低,顯示雖然部分青年的特質能夠令他們同時受人歡迎,以及與人發展深入關係,但在大部分情況下,這兩類社交成就(Social success)似乎源於個人的不同性格特質。   文獻來源:Narr, R. K., Allen, J. P., Tan, J. S., & Loeb, E. L. (2017). Close Friendship Strength and Broader Peer Group Desirability as Differential Predictors of Adult Mental Health. Child Development.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Read the rest
應該給予學生多少指引?

究竟應該提供多少指引(Guidance)幫助學生學習?根據完整範例效應(Worked example effect),提供完整的解題示例讓學生參照能幫助他們將知識遷移到長期記憶;然而,根據生成效應(Generation effect),進行習題生成的知識會比閱讀所得,產生更深刻的記憶。Chen及其研究團隊在《Learning and Instruction》期刊出版的一項近期研究就嘗試探討,當把三角函數教學材料的複雜程度及學生對課題的知識水平(Levels of learner expertise)納入考慮後,提供多少指引才更有助學習。

研究在中國成都市進行,收集了來自94位學生的有效數據,其中50位中五學生在研究前已經學過三角函數,故對課題相對熟悉,另外44位中四學生則是初學者(Novice learners)。研究團隊隨機把學生分成兩組學習三角函數並進行測試,在預備階段,其中一組學生獲發有較多指引的教材,另一組的教材則要求他們在學習後自行生成公式、解難。所有學生需要在預備階段後完成一項三角函數公式默寫測試,及一項較複雜的解難測試。研究在一星期後亦再進行兩項同樣測試以檢視較長期的影響。

在較少前備知識的中四學生中,一星期後的測試證實了較多指示有助學習複雜的內容,較少指引有助學習簡單內容的研究假設。但對有較多前備知識的中五學生,無論在即時抑或其後的測試都顯示提供較多指引並沒有產生完整範例效應。就較簡單的學習內容,讓學生自行生成知識也許比直接提供答案好,這亦有助他們較長時間的記憶保留(Retention)。但在傳授複雜的內容時,向初學者提供清晰的指引是必須的。

 

文獻來源:Chen, O., Kalyuga, S., & Sweller, J. (2016). Relations between the worked example and generation effects on immediate and delayed tests.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45, 20-30.… Read the rest

有關教育科技應用的新證據

科技在教育的應用推陳出新,往往評鑑計劃成效的研究未完成,便已經有新的科技推出。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完成了一篇初步的報告《Education Technology: An Evidence-Based Review》討論迄今有關科技在課堂應用的證據,期望能協助我們決定如何在教育運用科技。

Maya Escueta及其研究團隊搜集了開放予公眾的量化研究,這些研究運用了隨機對照試驗設計(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或斷點迴歸設計(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designs)(學生需要在前測達到一定分數,才能參與相關計劃)。涵括在報告的研究可以是檢視教育科技運用(Ed-tech intervention)對任何學習成果的影響。因此,報告內容包含不只包括「使用科技」(Technology access)、「以電腦輔助學習」(Computer-assisted learning)、及「網上課程」(Online courses),也包括較少人探討過的「透過科技影響行為的運用」(Technology-based behavioural interventions)。

研究團隊有以下發現:

  • 現時研究未能確認科技的使用能否提升K-12階段(香港學制:由幼稚園到高中)的學業成績。但卻發現科技的使用能對高等教育的學生產生正面的成效(效應值 = +0.14)。
  • 以電腦輔助學習並加入具個人化的選項,是有效的策略,對學習數學尤其有效。
  • 對於利用科技影響行為的軟件,例如用短訊提示或電子訊息教導家長如何陪伴子女閱讀,在各級都有正面的效果,亦是符合成本效益的方法。研究發現這些軟件有四種主要功用,分別是:鼓勵家長在子女早期學習的參與、家校溝通、有效地與高等教育銜接、以及培養思維的訓練(Creating mindset interventions)。報告建議研究進一步探討這些改善行為的軟件在其麼用途上最具影響力。
  • 最少研究探討網上課程的效用,而其效用亦是四項範疇中最低的。然而,當網上課程含有與導師互動(In person teaching)的元素,課程效應值亦會相應提昇,並能夠與一個夠和導師互動的課程比擬。

 

文獻來源:Escueta, M., Quan, V., Nickow, A. J., & Oreopoulos, P. (2017). Education Technology: An Evidence-Based Review (NBER WORKING PAPER SERIES). MA: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