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讓孩子跟「語音助理」對話吧!

許多研究發現,兒童與人工智能(例如機器人,語音助理)能自然對話,這表明語音代理作為兒童社交夥伴的可行性。此外,「對話式閱讀」(dialogic reading, DR),包括提出開放式問題以激發兒童的思維和提供回饋,已被確定能提升兒童閱讀故事書的益處。Xu及其同事比較了與真人進行對話式閱讀和與非人類代理對話式閱讀對促進兒童語言技能的影響。

研究人員從美國五個服務中產階級社區的兒童照顧中心招募了117名兒童(平均年齡= 58.1個月; 31%亞洲人),於2019年2月至8月收集了數據。研究者採用2乘2因子設計(factorial design),分別為「真人」對比「代理」(僅語音介面,Google Home Mini),並以「對話式閱讀」(即敘述故事,並通過提問和回饋吸引兒童進行對話)對比「非對話式閱讀」(僅敘述同一個故事)。兒童被隨機分配到四個情境:

  • 與代理進行對話式閱讀(代理DR)
  • 代理非對話式閱讀(代理非DR)
  • 與真人進行對話式閱讀(人類DR)
  • 真人非對話式閱讀(人類非DR)

真人和代理兩個對話式閱讀組都跟從相同對話腳本。兒童的基線詞彙技能是通過標準測試量度。研究團隊開發的測試用於測量兒童的故事理解能力。兒童聽故事時的參與度則從視頻錄製閱讀過程中獲得。在控制了前測的詞彙技能後,分析結果表明:

  • 對於整體故事理解,比較非對話式閱讀,對話式閱讀有顯著正面效果(效應值 = +0.51),而代理與真人沒有顯著分別(效應值 = -0.14)。
  • 作為對話式閱讀閱讀夥伴,真人或人工智能代理對故事理解沒有顯著的調節作用。
  • 在整體閱讀參與度方面,對話式閱讀顯著較佳(效應值 = +0.41),而閱讀夥伴之間沒有發現顯著分別(效應值 = 0.00)。
  • 就兒童在閱讀過程中說話而言,與非對話式閱讀相比,對話式閱讀增加了與敘事相關的發聲(效應值=+1.11);而與真人閱讀夥伴相比,代理減少了與故事內容無關的發聲(效應值=-0.63)。
  • 研究檢示了一種可能的機制:與代理進行對話式閱讀促進了與敘事相關的發聲(與非對話式閱讀組相比),並減少了不相關的發聲(與真人為夥伴相比),繼而提高了兒童的理解分數。

實驗結果顯示,一部語音助理,即使只是語音(而無人形),能夠複製與成年人作為閱讀夥伴進行對話的好處。雖然研究人員沒有建議機器人取代父母跟孩子講故事,但語音助理是一種具有成本效益的工具,可以推動學前兒童讀寫能力的發展。

 

文獻來源(開放取用:Xu, Y., Aubele, J., Vigil, V., Bustamante, A. S., Kim, Y., & Warschauer, M. (2021). Dialogue with a conversational agent promotes children’s story comprehension via enhancing engagement. Child Development, cdev.13708. https://doi.org/10.1111/cdev.13708

Leave a Comment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