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干預可有提升語言理解?

語言理解是閱讀的重要元素,它使讀者能夠從口述或書寫語言中獲得意義。語言理解組成部分包括詞彙、語意、形態學和語法,相關部分的指導有助語言和閱讀理解。發表於《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的統合分析檢示了含針對語言理解組成部分的干預對K-5學生語言和讀寫能力的影響。

分析包括三類實驗設計:隨機對照實驗、準實驗對照設計、和受試者內設計。分析納入了43項獨特的研究,並對設計、學習成果、參與者(例如樣本量、背景及就讀年級)和干預特徵(例如:持續時間、策略和組成部分)進行編碼。為避免估計偏差,每一個研究中多個結果的效應值被整合成一個效應值。分析結果顯示:

  • 干預對詞彙(效應值=+0.85)有顯著和較大成效,而對聽力理解(效應值=+0.10)和閱讀理解 (效應值 =+0.19)則影響不大。
  • 對自定評量工具,以上三項成果皆有正面成效,但對標準化評量則沒有產生積極影響。
  • 基於小量研究,詞語形態學和學術語言成果呈顯著正面影響。

就對不同參與者的影響而言,結果顯示:

  • 在低收入家庭學生比例較高之研究中,干預對詞彙的影響較低(效應值=-0.77)。
  • 此外,英語水平較低(ELL)往往比非ELL從詞彙和閱讀理解方面的干預中獲益更多。

關於干預特徵:

  • 與單一組成部分(即研究只包括一種語言理解成分)干預(效應值 = +0.50)相比,多種組成部分干預的效果較佳。
  • 與沒有科技相比,結合科技的效果較高(效應值=+31)。

應謹慎理解有關調節變項的分析,因為它們可能相互混淆。作者建議,需要更多研究來了解如何幫助小學高年級學生、不同種族/族裔學生和得不到充支援學生的語言理解。他們還呼籲就如何優化干預措施以支援小學生的語言和讀寫能力進行更多的研究。

 

文獻來源:Silverman, R.D., Johnson, E.M., Keane, K., & Khanna, S. (2020). Beyond decoding: A Meta-analysis of the effects of language comprehension interventions on K–5 students’ language and literacy outcomes. 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 55(S1), S207– S233. https://doi.org/10.1002/rrq.346

Leave a Comment

*Please complete all fields correc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