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實證概述 Best Evidence in Brief

「好行為」遊戲適用於誰?

有充分的證據指出社交情意學習計劃有助學生的行為和學業成果。然而,很少有研究著眼於使這些計劃對「何人」和「為何」起作用。發表於《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一項研究檢示了實施變異和參與者風險狀態如何預測破壞性行為。在這個大型集群隨機對照試驗中,77所英國小學(3,084名6-7歲的兒童)被分配到接受Good Behavior Game「好行為」遊戲的干預組或如常教學的對照組。GBG是一種普遍的行為管理干預,鼓勵學生監察自己的行為,以換取有形的獎勵。

由於數據的集群性質,該研究採用多層線性模型分析數據。這項研究使用了治療意向分析法(intention-to-treat)及遵從者平均因果效應(complier average causal effect)樣本,以比較兩者之間的發現。有趣的是,治療意向分析發現,干預對兒童的破壞性行為沒有顯著影響。然而,遵從者平均因果效應估計(使用劑量,即參與時間作為指標)發現,在兩年內至少1,030分鐘使用良好行為遊戲的遵從者中,干預能顯著減少破壞性行為(效應值 = -1.35)。

此外,干預對遵從者的影響因學生的風險因素而異。與無風險的學生相比,行為風險因素高的學生隨著劑量(即參與時間)的增加而改善更多(β = 0.41),而隨著劑量的減少而減更少(β = 0.22)。這項研究強調了全班參與「好行為」等遊戲的價值,即使只是為了少數風險最大的學生的利益。

 

文獻來:Humphrey, N., Panayiotou, M., Hennessey, A., & Ashworth, E. (2021). Treatment effect modifiers in a randomized trial of the good behavior game during middle childhood.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89(8), 668–681. https://doi.org/10.1037/ccp0000673

註:

  • 「治療意向分析法」(intention-to-treat, ITT):一致地根據隨機分配組別來分析參與者的數據,不論參予者是否接受了指定的干預。
  • 「遵從者平均因果效應」(complier average causal effect, CACE):通過使用試驗中干預組和對照組的遵從者和非遵從者之數據來估計效應值。
  • 遵從者:根據研究人員的期望實踐的參與者。
Leave a Comment

發表評論